report
活動+

談新創之路 耐能:創業是九十九死一生

  • 邱倢芯
Kneron創辦人暨執行長劉峻誠。邱倢芯

「創業這條路不好走,說是九死一生還嫌太少,我覺得是九十九死一生。」Kneron創辦人暨執行長劉峻誠現在回顧公司草創初期,並再想想現在團隊的「小有成就」,他慶幸自己非常幸運。

Kneron提供完整的終端人工智慧(AI)解決方案,包括終端裝置專用的神經網路處理器(Neural Processing Unit;NPU)以及各種影像辨識軟體,近期獲得了李嘉誠旗下維港投資的1,800萬美元A1輪融資;從創立以來看似風生水起、一路順遂,但事實上背後也是有許多血淚史。

創業是為了完成夢想

劉峻誠創業的起心動念非常單純,就是為了完成心中的夢想。在離開校園之後,他先後到了幾家國際知名企業中上班,但是心中總是有個「說不定哪一天我可以改變世界」的夢想,若是在大公司待久了,將會漸漸地磨掉這股熱情,夢想就會越來越遠,因而投向創業的懷抱。

創業總是維艱,從一開始的沒有訂單,後來接到訂單卻缺乏人手,好不容易找到了員工,卻又因為彼此間的誤會差點讓公司沒了。劉峻誠細數成立初期,當時是公司營運沒有很好,有一次公司正在趕一個重要的案子,但是當時人手相當不足,他就開始到處打電話尋求高中、大學、研究所以及前公司同仁協助。

「我把人生旅途中想得到、遇過能力強大的人我都一一致電。」劉峻誠感謝地表示,很多人都很講義氣,立刻辭掉原有工作來幫忙;有趣的是,團隊當中有一位「前同事」,是前高通(Qualcomm)多媒體研發部門資深經理,這是劉峻誠在高通工作時期「老闆的老闆」,結果現在劉峻誠卻成了他的老闆。

而最讓他感動的是一位研究所同學,原本在一家知名公司上班,當時致電請他過來幫忙,也沒有談到待遇等細節,便立刻辭去原本的工作來耐能上班了。到底劉峻誠是怎麼說服這些夥伴的?劉峻誠笑著說,人真的不能做壞事!以前大家在相處的時候感情都還不錯,我對人都很真心。

不過,沒有一個團隊是不會吵架的;劉峻誠曾經為了找大陸訂單,誤打誤撞拍攝了當地的選秀節目,當時足足有2個月的時間沒有在團隊中一起打拚。好不容易結束了節目的拍攝,回到美國辦公室時,卻發現夥伴都不來上班了。

「所以只好再打電話給夥伴們,請他們回來罵我。」劉峻誠表示,當時夥伴們以為自己拋棄了團隊,因此憤而離開;當時為了表示歉意,又拿起了電話一一解釋,並請他們回到辦公室圍著劉峻誠罵,才化解了解散的危機。

劉峻誠還以漫畫《灌籃高手》來比擬耐能團隊,雖然耐能只是小球隊「湘北」,但是也想要打世界盃,過程中球員間一定會有彼此意見不合、爭執的情況;經營團隊的過程中,總是會混雜著青春的血淚,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團隊成員都是很厲害的人,大家都願意一起闖蕩,這才是最難能可貴的。

成立一家公司總是充滿了諸多挑戰,有時候也會迷惘未來在哪裡,一開始僅感覺這條路好像是對的,但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因為要做出一個產品考慮面向必須要很周全,所以做得很辛苦,但是團隊一直有一個很棒的信念-不輕易放棄,無論是內部的矛盾,還是對外的工作挑戰,所以才能一路走到今天。

「萬金油」理論闖蕩AI世界

再來談談劉峻誠的經歷,他過去工作內容相當多變,曾在一家諾基亞(Nokia)的外包公司工作,也服務過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晨星以及高通等知名公司,劉峻誠表示當時在諾基亞外包做的是無線通訊、三星是系統、晨星是晶片,而高通則是多媒體研發,做的工作內容很雜,但是這些經歷對創業之路都很有幫助。

在創業之後他發現,過去的工作內容與AI之間都有關係;因為AI本身就「很怪」,其與現有的其他產業都不太一樣,不若汽車、安防或是醫療是一項產業,它就像是萬金油,必須要依附在一項現有產業底下,進而提升現有產業的產品價值。

比如說,將AI放在車輛當中就會成為ADAS或是自駕車;若是將AI置入家居的掃地機器人、家居用品內,就會變成智慧家居;而放在安防系統中,就可以替我們尋找黑 / 白名單。

所以AI必須要附加在一項現有產品裡面才能發揮其作用,所以我感覺AI就像萬金油,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但是解決問題的先決條件是,必須要先了解每一個產業才能抓穩他們真正的需求。因此雖然過去的工作經歷看起來很多元,但也是受惠於過去的經驗累積,才能把公司經營到今天。

除了自身經歷「雜」,耐能的合作夥伴的組成也很多元,舉凡阿里巴巴、百度、騰訊這些互聯網公司,也有系統廠、晶片廠,而高通也是耐能的投資方;劉峻誠認為,也是因為很「雜」才造就了公司的競爭力。

耐能相關報導

有被李嘉誠投資的能耐 耐能NPUAI帶進生活

耐能NPU功耗低、體積小 切合終端裝置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