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科政中心
 

做平台,必須「有所為,有所不為」 Poseidon Network創辦人林弘全專訪

Poseidon Network創辦人林弘全。劉妍希

林弘全,台灣第一代知名網路人,曾經創辦社群平台無名小站(wretch.cc)、募資平台flyingV,現在為台北市政府重點新創扶植團隊之一、分散式基礎設施共享平台Poseidon Network創辦人。雖然至今都投入平台創業,但認為平台應該「有所為,有所不為」;過往創業經驗走純軟體,但林弘全現在指出,軟體有其極限,軟硬整合才能創新。

他特別關注數位身份識別,認為資料是一門好生意,但仍得先關切資料主宰權是否在單一者身上。雖然其網路創業項目在台灣80後一代無人不知,但如今在95後居多的「鏈圈」裡卻被視為「傳產」,這也讓他提出區塊鏈的「新古典」商業模式。他更期待當新技術改朝換代後,未來數位影音產業將可迎來全然不同的遊戲規則和參與者。

以下為專訪內容:

問:不論在網際網路或區塊鏈領域,為何您的創業項目(無名小站、flyingV到Poseidon Network)都是打造平台呢?

答:不管是網路或區塊鏈,我之所以不想做純應用,是因為消費性應用產品的生命週期太短,且愈來愈短。我經不起投入幾個月或1年後做出來的應用,結果生命週期只有3個禮拜。相較之下,平台雖然難做,因為得連結消費端跟供應端雙邊市場,要同時慢慢推進才會做大,但只要做起來就是長久生意。

然而,做平台其實得「有所為,有所不為」。平台周邊會延伸許多生態系,但平台的手不能伸進去操縱,一旦開始操縱,這塊市場就會完蛋。經營平台的長久之道是:有些錢我們不能賺,要讓其他業者去賺。

例如,無名小站是社群平台,上面誕生許多早期照片型、文字型網紅(當時稱部落客)。因為身為平台,我們其實比其他人更早知道哪些部落客會紅,所以假使我們當時也成立經紀公司,那台灣部落客市場大概會完蛋。

又譬如後來的群募平台flyingV,周邊有許多行銷顧問公司協助案子順利募資;但平台本身最好不要推廣特定案子,否則就會變成一個擁有平台的顧問公司,募資案也較容易出現問題。

坦白說,堅持「有所不為」的確讓平台很難做,因為如果同時插手經紀、行銷顧問業務,其實比較容易接到生意;僅管平台是苦工,但只要做起來就是長久生意,很穩、不太會倒。

問:利用分散式技術提供基礎設施共享服務的Poseidon Network,其中一個關鍵是結合區塊鏈技術的「數位身份識別」,為何您特別關注數位身份識別議題呢?

答:從創辦無名小站開始,我們就認為未來網路世界身份一定會與真實世界身份連結。你產製的內容、網路使用行為、數位軌跡,這些就代表了你。舉現在最能理解的例子,許多數位廣告的重定向(Retargeting)技術,就是透過數位軌跡來理解你。

從資安角度來看,目前最新技術已經研究如何僅僅透過兩個資訊,分別是:郵遞號碼和出生年份,就能準確查明你是誰。未來世界裡,你要在網路上銷聲匿跡,基本上不可能。

因此,這其實與歐盟於2018年5月正式上路的《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GDPR)有關,它談的不只是資料隱私權,還包括「資料擁有權」。數位帳號絕對是區塊鏈下一個重要關注焦點,雖然我們團隊目前談頻寬、運算,但其實也同時關注數位身份識別。

我認為得好好理解這個議題,並思考:到底是誰掌握你的資料?資料主宰者在誰身上?在單一者身上嗎?還是主宰權在我們身上?我們能否決定要不要提供資料給別人?

再把這議題結合技術面來思考:既然資料擁有權如此重要,那存放這些資料的軟體如果都在一個相對中心化的雲端上,豈不是更可怕?很多人都覺得大型雲端平台不會出事情,但實際上還是會,之前Google Drive一度故障,就是所謂的單一點錯誤(Single Point of Failure;SPOF)。

因此,資料所有權議題不是去藏資料,也不是去保護資料永遠不被竄改,因為這在未來已經不可能;重點是要透過區塊鏈技術,讓資料變得很分散、可以被很多人驗算,且無論PaaS方、或資料所有者本身,都不能去任意竄改。

問:您曾說Poseidon Network的商業模式是區塊鏈領域裡的「新古典」,它為何古典?又為何新呢?

答:我認為區塊鏈不是一個獨立的存在,它是一個架構在既有網路上的邏輯概念,目的是「補足現有網路不足」。現有網路有什麼不足?全球資訊網(WWW)發明人Tim Berners- Lee曾說,過去的網路並不完善,因為不具有信任機制。

從前全球資訊網達到信任的方式,是把http變成https,但這個機制發展到現在仍有許多問題,只是這些問題已經不再是純技術面議題,而是人性面議題,例如:創造假新聞、假點擊數等。當網路已經變成如同陽光、空氣、水一般的生活必需品,網路與生活愈來愈密不可分,信任議題就變得愈來愈重要,區塊鏈因此問世。

對區塊鏈界來講,網路生意已經像傳統產業;儘管如此,區塊鏈目前仍找不到商業模式,因為斷點太多。例如,區塊鏈上的去中心化應用程式(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Dapp)雖然被認為是未來市場,很多人也聽過其中最有名的Dapp「加密貓」(CryptoKitties),但實際上沒幾個人玩過,因為對一般人來講,要下載Dapp、弄密鑰,門檻還是太高。

因此,我們不在區塊鏈裡找商業模式,而是在既有商業模式下導入合適的區塊鏈技術。頻寬、儲存是古典業務,但我們是用新的方法來做,稱之為「新古典」。

例如:區塊鏈能打造分散式的對等網路架構(peer-to-peer;P2P),每個節點也能同時清算、隨時清算,因此只要結合區塊鏈信任機制,讓每個節點變成一個可被識別的小型伺服器,並延伸出頻寬、儲存空間甚至運算力的分享,每個節點的貢獻就會極有價值。

問:無名小站和flyingV都是純軟體,為何您後來認為軟體有極限,並創辦軟硬整合的Poseidon Network呢?

答:雖然數位產業在2008年開始進入行動網路時代,但這是因為蘋果推出3G iPhone,用強大軟硬整合能力和直覺式使用者介面(UI)、使用者經驗(UX),讓許多早已存在的技術(例如:生物辨識)變得很簡單、很好用。

但事實上,網路領域已經好久沒有新科技突破。區塊鏈雖然是近年延續網路的一個最重要科技,但它不是創新,只是一個舊技術的集大成;相較之下,最近這幾年的創新幾乎都發生在其他領域,例如:太空科技、自駕車等。

純軟體走下去有其極限,因為軟體還是得有載體,而目前許多載體都已經很成熟,包括:物聯網裝置、穿戴裝置等,且未來只會愈來愈成熟。因此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將這些裝置互聯,走軟硬整合,才能有創新。

這也正好能連結台灣既有優勢,因為台灣網通設備與技術人才是全世界數一數二。或許台灣技術人才不像美國擅長R&D,但我們擅長工程(engineer),且結合原有在地硬體優勢後,台灣就能把新科技應用實現並達到普及化。

這也是我們創立Poseidon Network的原因。過去不管是無名小站或flyingV,都很難跨出國際市場;但Poseidon Network走軟硬整合,能利用台灣硬體和人才優勢往外走,並在目前還屬於非常早期的區塊鏈市場裡,嘗試發展成全球性的跨國平台。

問:作為技術供應商,您們認為未來數位影音市場競爭關鍵是什麼?未來產業又將是什麼樣貌?

答:目前4G只有IPv4架構,但現在IPv4枯竭,因此多數電信業者都是提供使用者虛擬IP,彼此沒辦法達到P2P;相較之下,5G是採用IPv6架構,每支手機、每個裝置都能點對點,讓邊緣運算大有可為。然而,目前台灣電信業者4G成本尚未回收,因此對投入5G基礎建設較裹足不前。

但如果運算可以分散,就不需要佈建大頻寬水管,將大幅降低基礎設施業者成本。例如:在1萬人同時上線的球場內直播時,可在一定區域內佈許多輕量節點,用點對點技術進行直播。除了直播,未來只要強調即時(real-time)互動的領域,包括:VR、MR等,都能用點對點技術傳輸。

當技術改朝換代,將對OTT產業帶來大幅變革。新技術帶來的成本優勢,並不是現在我們能想像的「對折」或「降價」,而更可能是用新玩法擠下舊有市場參與者,並出現更多的新參與者。

這就好比實體小吃店得買水、買電,數位影音業者也得買頻寬、儲存空間,但當共享式基礎設施服務大幅降低業者成本,讓邊際成本趨近於零,小吃店的水電費變得極為便宜後,店家產品就成為決勝點,數位影音業未來的關鍵也將是內容的「產製」和「發行」。因此,如何生產好內容、如何讓好內容被更多人看到,將成為未來數位影音領域的競爭點。

或許台灣目前影音收視習慣還沒大幅度移轉到OTT領域,但有線電視(Cable)其實每年都在大量流失用戶,等時間點一到,OTT也將水到渠成。當網通技術成本大幅降低,OTT產業也將迎來改變,我們無法知道未來如何,只能預測屆時不僅遊戲規則大不同,市場參與者也將是截然不同面貌。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林弘全 OTT(Over-The-Top) 串流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