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EVmember
event

【企業ESG環保作為系列報導-3】電動車龍頭Tesla的六角環保策略

受到社會環保意識抬頭、企業節能減碳以抑制氣候暖化的潮流所帶動,電動車新創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但Tesla始終是最吸引人目光的閃亮巨星,事業體涵蓋了電動車研發、全自動輔助駕駛(FSD)系統、太陽能源事業等。雖然大眾關注焦點多集中在執行長暨創辦人Elon Musk個人風采和爭議,全球各大ESG機構評量標準不一或有可議空間,但Tesla的環境作為還是有值得參考之處。

近日因為標準普爾(S&P)將Tesla剔除於S&P 500 ESG指數成分股之外,引來Elon Musk情緒性發言,痛批是騙局一場。但S&P也指出是考慮到Tesla工作環境的問題以及其處理自駕系統相關傷亡事故調查的方式不妥,加上欠缺低碳策略與經商行為準則,因此不利於入選成分股。檢視S&P Global頒布的ESG環境面評級,Tesla總分為30,低於產業平均的33分,但在環境相關的3個指標中,僅有低碳策略得分高於行業平均,其餘氣候策略與營運生態效益兩項指標則皆低於平均。

2021年MSCI對於Tesla整體的ESG表現評為A,與2020年評級相同。其中待改進的包括車輛產品安全性與勞工管理,而致力使用潔淨能源的表現則受到肯定。另一國際ESG評價指標Sustainalytics 將Tesla在環境面的風險評為2.8,屬於低風險。

Tesla 2021年的汽車銷量雖然大幅成長,卻仍不到100萬輛,遠不及豐田、福斯等傳統車對手,但其市值在2021年突破1兆美元,上市僅11年就達到這個連蘋果、微軟等科技巨擘花了30多年才達到的門檻,部分應歸功於電動車的環保概念光環。

Tesla能如此受市場與投資人肯定,也吸引許多傳統汽車廠因應永續的潮流,開始推出純電動汽車。近年電動汽車的銷售成長也非常可觀,2021年電動車市場在歐洲及中國大陸的滲透率都高於15%,2025年電動車在全球的滲透率估計將達到32.8%。

根據Tesla 2021影響力報告書,Tesla在環境面的投入主要分為六部分,分別是「太陽能源發展」、「新工廠採區域化布局以減少碳足跡」、「電池研發改良」、「FSD系統與 Robotaxi發展」、「新車款電動聯結車Tesla Semi發布」,以及「充電樁的擴張」。

太陽能源發展

該影響力報告書曾提到,未來自家汽車製程所需能源,都能使用乾淨能源供給。Tesla作為美國太陽能源產業的龍頭,在2016年購併SolarCity大力發展太陽能源後,目前也持續在各地工廠上方裝設太陽能板,並著手鼓勵車主加裝太陽能板於住家屋頂及牆壁上,蒐集並計算更精準的環境資訊,供後續發展使用。截至2021年底,Tesla已累積製造超過2,500萬兆瓦小時的乾淨電力,而這些由乾淨能源製造出的電力,已經超過Tesla自2012年起開始生產Model S後所消耗的所有工廠電力、以及車子售出後進行充電所耗費電力的總和,為Tesla的太陽能製造量能建立新的里程碑。

新工廠設立採區域化布局

Tesla在最新的報告書中提到,由於汽車在組裝或販售過程中,運輸汽車及大型零組件皆需耗費大量碳排,因此未來也預計持續降低各工廠的零組件進口量。除了半導體仍會集中製造,其餘笨重零組件會趨向在地生產。除了原本Tesla位於內華達州、紐約以及上海的超級工廠外,2022年3、4月柏林廠與德州廠也相繼完工投入生產,以達到製造在地化並減少碳排。目前在上海工廠中,非Tesla自行製造的零組件僅有14%來自國外進口,其餘皆由中國廠商製造。同時,柏林與德州的超級工廠也都建造了能蒐集廢水的儲存槽,以用於電池製程中需要耗費大量水資源的降溫程序,德州廠目前估計每年能省下759萬加侖的城市飲用水。

電池研發改良與回收

電池作為電動車中最重要的零組件之一,製造過程中也需要大量耗能,Tesla持續透過電池的研發、製程的改良,以及回收過程的設計,讓能源與原材料能更完整的被利用。

目前Tesla主要研發的兩款電池分別為4680三元鋰電池與磷酸鐵鋰電池(LFP),兩款相比過往Tesla使用的2170電池都有著更長的電池使用壽命,目前兩款電池也開始生產並被使用於Tesla的入門車款Model 3 與 Model Y上。

根據Tesla的影響力報告,Tesla也持續改良電池的製造過程以及回收方式,以降低能源消耗。目前Tesla位於加州的超級工廠正在測試及改良電池正極的製造過程,預計可以減少目前製程的95%用水量。未來Tesla的4680三元鋰電池也將改良目前該電池需要透過溶劑製造的技術。使用乾電極的製程,不需耗費溶劑,也免用現在製程中極度耗能的大烤箱,預計能夠減少現今電池製程的70%耗能。

而在電池使用過後的回收,Tesla目前與第三方工廠合作回收電池的正負極材料(如鈷、鎳),以用於製作新電池。2020年Tesla總計回收了1,500公噸的鎳,300公噸的銅以及200公噸的鈷,同時表示其回收方式能夠使電池原材料達到100%的回收率。未來Tesla也將以「安全程序、低成本、低環境負擔、高電池材料回收率」為目標,於世界各地建造自家工廠以「在地化」回收電池,減少電池回收運輸過程中產生的交通碳排放。

FSD系統與Robotaxi發展

Tesla也透過改變使用者用車習慣的方式來協助提升電池里程利用率。在2019年底,Elon Musk就提出,至2020年底會有超過100萬輛Robotaxi上路。其概念在於,車主不需使用車時,利用閒置Tesla透過自動駕駛系統自行接送乘客,預計能夠將電池的里程利用率提升至目前的5倍,且根據Tesla預估,同款Tesla汽車作為共享汽車,能比作為私人汽車省下每英里41克的碳排放(約25.47克 / 公里)。但Robotaxi的實現高度仰賴FSD自動駕駛電腦系統的穩定性。而截至2021年底,Robotaxi仍未上路,儘管Elon Musk再次表示出對於FSD系統發展的信心:「我們2022年若沒能讓全自動駕駛比人類駕駛安全,我會感到震驚。」但目前FSD系統的發展仍是未知數,並且即使FSD系統經測試足夠安全,仍然需要通過各國的法律規範,才得以落實Robotaxi的理想,其未來發展仍需觀察。

新車款電動卡車Tesla Semi發布

除了製造一般房車及休旅車的SEXY系列之外,Tesla也著手進行了電動卡車(半掛式聯結車)Tesla Semi的研發。經研究發現,聯結車數量雖僅佔全美車輛數的1.1%,其碳排量卻佔了全美汽車排放量的17%。因此Tesla期望透過將卡車電動化,來有效降低車輛的碳排。而Tesla Semi預計將在2023年初量產,並搭載Tesla製造的4680鋰電池,全美境內也將持續增設超級充電站。

充電樁數量擴張

隨著電動車市場的不斷擴大、充電需求大幅提升。Tesla也不斷的在增設超級充電樁,截至2021年底,Tesla的超級充電站數量已達3,500個,相較2020年同期成長了72%,充電樁數量也達到了3.1萬個,相較2020年成長71.7%。而在2021年底Tesla在中國的充電樁項目也進入驗收階段,預計每年將生產1萬件。2021年Tesla表示其充電站目前已提供83億英里的排放里程,並省下39億公斤的二氧化碳,在2022年所公布的報告書中,Tesla也宣布所有充電站都使用100%再生能源,以使電動車充電過程更減排環保。

綜觀Tesla的商業模式與環境作為,可以發現Tesla作為新興電動車產業與傳統車廠的差別,傳統車廠在減少碳排時偏向著重在汽車製造過程的碳排減少,然而Tesla除了從汽車製程節能減排,也嘗試從改變人們的「移動交通習慣」與復育綠能生態,在地生產等,去設計並創造減少碳排的商業模式。

未來幾年Tesla仍會著力於汽車的生產與FSD自動駕駛系統的開發,因此相關電池零組件供應商(如乙盛、康普、美琪瑪、和勤、長春等)、FSD系統製造商(如和碩、台積電、廣達)、充電樁供應商(如和碩、台達電),可能也都將蓬勃發展。

然而Tesla的影響力報告中,缺乏對於供應商的環保相關規範以及對未來承諾的欠缺,推測可能原因可能來自其事業變化快速、不同商品與商業模式不斷創新,變化幅度較大,因此即使在環境面持續做出努力,仍相對不易給予承諾。但此缺失的代價卻不可小覷,值得台灣廠商引為借鑒。

截至2021 年底,Tesla的超級充電站數量已達3,500個,相較2020年同期成長了72%。李建樑

此ESG系列報導為DIGITIMES與台大領導學程合作成果,本文作者現為台大會計系四年級學生。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ESG 環保 Tesla 電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