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大聯大(世平)
電子時報行動版服務

無厘頭的物聯網想像

林一平手繪之魯瓦克。林一平

我的實驗室發展一套物聯網平台,名稱為IoTtalk,顧名思義,這一平台要讓物聯網(IoT)講故事(talk)。

物聯網講故事來自於我常常無厘頭的胡思亂想,例如,若以物聯網將鞋子和眼鏡連接,他們會如何對話?我也曾自得其樂地將聖誕樹和飛鏢(Dart)連接,讓它們對話。旁人都覺得太無俚頭了。我實驗室的學生相當倒楣,必須實作我胡思亂想的無俚頭物聯網應用,不知用處何在。

台灣的物聯網公司老是想賣硬體,將物聯網的重心放在「物」,往往搞得灰頭土臉,鎩羽而歸,賠了老本。其實物聯網的精髓在「聯」。只可惜,物聯網新創們往往由工程師的角度聯想,創意不足,「聯」不起來。要養成創意,胡思亂想是物聯網應用成功的必經之路。這類的創意要由人文修養而來,以我個人粗淺的經驗,這種無俚頭的想像,往往是小時候養成的。

我小時候每逢寒暑假,都會呆在雲林麥寮祖父家中。在1960年代,如果要找一個既荒涼又無聊的地方,雲林縣麥寮鄉的麥津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我常常一個人單獨躺在曬穀廣場前讀小說《爺爺與我》(The Old Man and The Boy)。在無聊的麥寮,這本書觸發我許多無厘頭想像力。《爺爺與我》的作者魯瓦克(Robert Ruark)是自然文學家、專欄作家、探險家,以及獵人。他有相當長的時間在非洲探險,被視為第二位海明威。《爺爺和我》是他的自傳體寫作,書中描述1920年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的醇厚人情及悠閒美麗的自然風光,幾十年來一直感動著人心,為人所懷念。

書中提到美國北卡羅萊納州樹木茂盛的森林,我就想像身旁有座森林。要將麥寮稀疏的木麻黃當成森林,可不是一般的想像力。書中提到獵鵪鶉、竹雞、鹿,我就將曬穀場前到處亂飛的麻雀想像成一群鵪鶉。書中的小男孩有獵槍(這是我最羨慕之處),我就將手中的彈弓想像成獵槍。書中的爺爺教小男孩做人處事的道理,不可濫殺鵪鶉。我沒有問題,因為我的彈弓技術其差無比,從未射中任何麻雀。我會模仿書中的情節,在地上匍匐前進,而家中的土黃狗則無奈的客串書中「血統純正」的獵犬演出。

在我現實生活中和《爺爺和我》書裡最有交集的動物是祖母養的火雞。我會想像書中爺爺模仿動物叫聲的能力,跟著學火雞叫,也讓我和曬穀場的火雞有深厚感情。火雞群每天期待的我出現,伸長脖子瞪著我,等我表演。當我模仿火雞叫,火雞們就很興奮的跟著大聲唱和。經過五十年,我仍保留這項絕技。我女兒小時候住在美國,感恩節吃火雞餐,卻未曾看過火雞。於是我就模仿火雞叫給她們聽,我女兒的反應就像曬穀場的火雞群一樣,捧腹大笑。還好,我女兒沒受到我無厘頭胡思亂想的影響,長大後都找到正經工作,不像老爸這麼亂來。

現為交通大學資工系終身講座教授暨華邦電子講座,曾任科技部次長,為ACM Fellow、IEEE Fellow、AAAS Fellow及IET Fellow。研究興趣為物聯網、行動計算及系統模擬,發展出一套物聯網系統IoTtalk,廣泛應用於智慧農業、智慧教育、智慧校園等領域/場域。興趣多元,喜好藝術、繪畫、寫作,遨遊於科技與人文間自得其樂,著有<閃文集>、<大橋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