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產業報訂閱
DTResearch

右手或左手:iPhone使用者經驗也有凸槌時

  • 林一平

發展智慧應用時,使用者經驗很重要,應用的設計要能讓使用者容易上手。 例如第一代iPhone的鍵盤不再有實體鍵盤(Hard Keys)而是觸控的Soft Keys,這是革新的創舉。

其設計以一隻手指輸入,每按到一鍵時,該鍵會放大,比一般手機的Hard Keys好用多了。唯一遺憾是,最初的設計沒為左撇子著想。

我是左撇子,因此也關心什麼樣的手機鍵盤最適合左撇子使用。目前世界上大約有13%的人習慣用左手,甚至將8月13日訂為「國際左撇子日」。然而市面上的全鍵盤手機的方向導航鍵,普通放在右邊,對於習慣用左手的朋友來說,並不方便。尤其可惜的是,2010年推出的iPhone 4讓慣用左手的人很不方便使用。

出問題的是該款手機創新的外露框架型天線設計。這種設計將天線線路繞在手機的框架上,再將天線電鍍,讓手機外框成為可以接收訊號的天線,好處是節省空間,外型美觀。不幸的是,人體會傳導訊號,以左手握住機身時會改變天線的長度,讓接收訊號衰減,收訊大打折扣。

天才如賈伯斯者,在第一時間點的回覆還挺差勁的。他說:「希望消費者儘量避免以左手接電話。」換言之,左撇子要用iPhone 4,就要改變習慣。要不然,就得去購買一個能包覆整個手機外框的塑膠、橡皮套,這樣才能避免掌心觸碰到兩根天線之間的缺口。

蘋果對此問題的反應笨拙,最後轉變為公關災難,被戲稱為「天線門事件」(Antennagate)。為了這件事,蘋果負責iPhone和iPod硬體的資深副總裁佩珀馬斯特(Mark Papermaster) 下台走人,他任職蘋果的時間才1年4個月呢。佩珀馬斯特下台是所謂的蘋果門(Applegate)事件。

小時候被要求承接姊姊的舊衣服,我都穿得很高興,原因是女生衣服的鈕扣縫在左邊,適合慣用左手的人穿著。為何男女衣服的鈕扣釘法不同? 在英國維多利亞時代,有裝鈕扣的衣服很昂貴,是給有錢人穿的。貴婦人穿衣服都由僕人幫忙扣鈕釦,因此鈕扣縫在左邊,方便慣用右手的僕人做事。男人則是自己穿衣服,因此鈕扣縫在右邊。

身為左撇子,在二十世紀的60年代,是一場災難。我被強迫改用右手的過程,導致腦筋錯亂,變笨了。其實左撇子的腦筋是比較有創意的。例如達文西(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ci; 1452-1519;圖一)就是左撇子,終其一生均以反向寫字。對左手書寫者而言,將羽毛筆由右向左寫比由左向右寫容易,而且不會將剛寫好的字弄糊。

達文西是一個鉅細靡遺的觀察家,能以極精細的描述手法表示一個科學現象。但他卻不曾透過理論與實驗來驗證,原因是他缺乏正式的數學教育,同時又不太懂拉丁文(就如同今日台灣教授若不懂英文,就很難寫SCI論文),因此達文西在科學領域的貢獻不為當時的學者注意。

達文西14歲時到佛羅倫斯拜師學畫。老師一直叫他畫雞蛋。達文西想不通,為何要重複如此單調的工作,忍不住問老師,雞蛋有啥好畫的?老師告訴他:「雞蛋雖普通,但角度不同,投射的光線不同,畫出來也不一樣。因此,畫雞蛋是基本功。基本功要練到畫筆能圓熟地聽從大腦的指揮,得心應手,才算功夫到家。」達文西受教,一絲不苟地畫了幾年雞蛋,每畫一次雞蛋就發揮左撇子的想像力,對光線做出不同的詮釋,因此他對光線投射的掌握,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

也因達文西高超的技術,捲入了耶穌裹屍布(Shroud of Lirey-Chambery-Turin)真偽的爭議。這個裹屍布被梵蒂岡認定是神蹟,不過有很多學者認為這裹屍布是達文西利用光學原理偽造出的。若是如此,達文西畫雞蛋學來的光學透視神功,果然驚人。我國小在學校被嘲笑是左撇子時,常安慰自己,左撇子也有達文西這種奇人啊!

達文西 (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ci; 1452-1519) 

現為交通大學資工系終身講座教授暨華邦電子講座,曾任科技部次長,為ACM Fellow、IEEE Fellow、AAAS Fellow及IET Fellow。研究興趣為物聯網、行動計算及系統模擬,發展出一套物聯網系統IoTtalk,廣泛應用於智慧農業、智慧教育、智慧校園等領域/場域。興趣多元,喜好藝術、繪畫、寫作,遨遊於科技與人文間自得其樂,著有<閃文集>、<大橋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