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EVmember
ST Microsite

拿破崙的鈕釦與馬蹄釘

電影《拿破崙》描述拿破崙的一生輝煌經歷,而結束於慘烈的滑鐵盧戰役中。圖為《拿破崙》電影飾演拿破崙的男主角Joaquin Phoenix。

不久前在電影院觀看《拿破崙》(Napoleon)一片,距離上回看拿破崙《滑鐵盧戰役》(Waterloo)一片,已經是五十多年前的事,那時我還在念小學。

《拿破崙》演到1812年,拿破崙率領六十多萬以法國為首的大軍,攻打俄國。在嚴寒的冬天一路打到莫斯科,但是因為俄國採取焦土策略,大軍得不到適當的補給而落敗。最後僅殘餘數萬軍隊。此次挫敗也造成拿破崙第一次遭放逐。

事後歷史檢討此次作戰失利的原因,當然包括嚴寒、補給,甚至於認為部隊已嚴重感染傷寒。但是好事的化學家,卻提出不同的看法,認為拿破崙在俄國戰敗,原因出在部隊的軍大衣鈕釦。因為大衣鈕釦是用錫所製作的,錫在常溫下可閃閃發光,但在嚴寒下卻會開始裂解,部隊因無法保暖作戰而落敗。

結論是擁有軍事天賦的拿破崙,欠缺化學知識。

無獨有偶地,15世紀的英國國王理查三世,御駕親征在玫瑰戰役中(Wars of Roses),因為坐騎的一個馬蹄鐵掉落,重摔在地而失掉戰役及一個王國。這個掉落的馬蹄鐵,卻是因為少釘了一個馬蹄釘。這也是拜登(Joe Biden)總統在剛上任時,一手拿著半導體的晶圓告訴媒體,半導體就是美國的馬蹄釘(horseshoe nail),失去一個馬蹄釘,就失去一個王國的典故。如同一顆鈕釦,決定一場戰役。

半導體不僅是美國的馬蹄釘,對於世界幾個主要的大國亦是如此,當大國們體認到馬蹄釘的重要時,代表其已經開始失去了。眾所周知,半導體是發源於美國。二次大戰後,美國為了圍堵共產勢力,認為扶持起日本,振興日本經濟,對美國是有利的,當然台灣也獲得美援及美軍協防。

Sony創辦人盛田昭夫,在1948年就到了貝爾實驗室,看到才剛發明的電晶體。日本很快地取得美國授權,開始發展半導體產業,之後的70年代,日本製可隨身攜帶的半導體收音機風行於全球。

到了70年代初期,當時美國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曾說過,一個有歷史的民族,是不會滿足於只當電晶體收音機的製造者。果不其然,日本的半導體產品開始席捲美國的市場,尤其是DRAM,美國廠家紛紛退出。我記得在美國留學期間,參加國際電子元件研討會(IEDM),當時的主流技術幾乎都是由日本公司所發表。美國感受到威脅,祭出針對日本的關稅、反壟斷等商務措施,同時開始扶植南韓。

日本半導體產業的衰敗,除了日圓升值、泡沫經濟、未能掌握到數位時代的來臨等因素,但也跟南韓崛起有密切關係。除此之外,美國為了拉攏中國大陸加入西方的民主陣營,以對抗俄羅斯,於90年代中開始,想辦法促成中國以開發中國家加入世貿組織,中國因而受惠於自由貿易,經濟崛起,也獲得不少來自西方的尖端技術。

然而,中國還是決定要走不一樣的路,與美國抗衡,也導致近來的科技制裁,尤其在半導體領域。

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則完全不在美國的戰略架構下,所獨立發展出來的,但是跟美國也脫離不了關係,因為我們的人才養成及技術來源,很多都來自於美國。經過了幾十年的努力,台灣是個擁有半導體馬蹄釘的國家,現在我們忙著到全球各地幫馬匹們釘馬蹄釘,因為這些國家認知馬蹄釘就是國家安全。但是一旦這群馬匹都有了牢固的馬蹄鐵,我們的國家安全是否因此失去保障?

事實上,半導體產業是最不需要去客戶端就近設廠,服務國外的客戶,因為半導體本身就沒有關稅,而且又輕薄短小,一個紙箱就可價值數百萬美元。

在《拿破崙》及更早的《滑鐵盧戰役》電影中,都描述在滑鐵盧戰役,起初法軍是佔上風的。但在中午過後,拿破崙因為身體不適,一度將指揮權交給副手,因而出了亂子,其所倚重的騎兵大量地損失,再加上敵軍增援部隊的來到而落敗。所以一個公司甚至一個國家,指揮權的轉移是非常的關鍵。我們的馬蹄釘不多,國家安全要有保障。

曾任中央大學電機系教授及系主任,後擔任工研院電子光電所副所長及所長,2013年起投身產業界,曾擔任漢民科技策略長、漢磊科技總經理及漢磊投資控股公司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