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DForum0522
DForum0515

大學薪資結構也是另一個國安議題

大學教授待遇已難與業界競爭,教職人才的培育與留才,恐將是另一個新興國安危機。

不久前與一位任教於頂大IC設計的大學同學聯繫,希望同學能推薦其所指導的博士畢業生,因為他一直是有志於IC設計的年輕學子,最希望能爭取加入其麾下、炙手可熱的指導教授。

只是得到的回覆卻是,在過去的4年中,他只有畢業1位博士生。

現在學子在拿到碩士學位後,便急忙投入產業,連大學現在也很難爭取到半導體相關領域年輕的助理教授。同學還無奈地表示,社會大眾有意識到年輕助理教授的難覓,增加不少額外的獎勵及福利,最不幸的是像他一樣的資深教授,缺乏被關愛的眼神。

有位也是任教於頂大的傑出電機系教授,最近被國外的大學以新台幣600萬元年薪挖走。但是這600萬的年薪說高也不高,約略等於國內碩士畢業後工作10年以上,表現不錯並在獲利的IC設計公司任職的年薪。

當一位大學教授,發覺自己所培養出來的研究生,畢業後的薪資沒多久便超越自己,會是情何以堪。

我們現有的大學教師薪資結構,是不分系所都是一致的,所依據的是公務人員服務法。試想如果今天政府規定所有的大學畢業生,不論其所學專長為何,就業後的薪資是一樣的,完全不考慮市場機制,而未來的升遷是以年資為主要的考量,請問這不是很荒謬嗎?

事實上,現行大學教師的薪資結構,大致如此,為何不能做些改變?

我在美國留學時所就讀的大學,每年都會公布教職員的薪資。記憶中當時教授年薪最高者,是位醫學院的外科教授,其薪資幾乎是文學院老師的4~5倍,學校美式足球總教練的薪資是高於大學的校長,這一切都是市場機制所決定。唯有市場導向的薪資結構,才有機會創造出有競爭力的環境。

事實上在三十年前,大學教授的薪資是高於業界水準,再加上有寒暑假及退休金制度,可以吸引不少博士畢業生,爭相從事教職及研究工作。但是經歷這麼多年,學校的薪資僅微幅調漲,與業界的差距是逐年拉大。

老成凋零與青黃不接,是我們目前以科技為主體的大學師資及系所的寫照。我們不斷地在強調人才的培育,也投入了不少資源,但是身負培養人才的大學教師們,他們的福利是否有被照顧到?甚至於該如何爭取到優秀的人才,願意來大學任教,這一切已經是個不折不扣的國安議題。

政府已經推行大學彈性薪資有一段時間,讓學校對於表現優異的教師,給予特聘教授或講座教授的頭銜,並得到一定調薪的比例。但是我們要提出的不是20~30%的調整,而是倍數級且符合市場行情的薪資差別。今天一個系主任,倘若系上老師因為外界給予2倍的薪資而提離職,系主任要能擁有資源提供出對等的薪資結構來挽留,而非眼睜睜地予以祝福。

既然大學教師的薪資結構是個國安議題,便不能再以與法無據而加以搪塞,齊頭式平等不是真平等。前些時候我們與國內一所大學進行項產學合作案,執行計畫的教授把屬於自己的人事經費列得比較高,但是我們覺得很合理,因為的確有這個價值,但是卻被校方打回,因為超過規定上限。

上一回的地方縣市長選舉,少數幾位候選人的碩士論文,因為涉嫌抄襲而被迫退選。社會上就出現一種似是而非的說法,主張碩士學位要寫碩士論文,是個過時的產物而應予廢除。還好是大學的自主,頂住政客們凌駕專業的謬論,我真不敢想像一個沒有論文的碩士學位,其競爭力在哪裡?既然論文都可以考慮廢掉,為什麼薪資結構不能做重大的調整?

我的大學同學依舊每天兢兢業業在做研究指導學生,學生們畢業後高高興興地展開其璀璨的前程,但這一切可以維持多久?現在是時候來關注大學薪資結構的國安議題了。

曾任中央大學電機系教授及系主任,後擔任工研院電子光電所副所長及所長,2013年起投身產業界,曾擔任漢民科技策略長、漢磊科技總經理及漢磊投資控股公司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