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光購回中國4座封測工廠部分股權 智慧應用 影音
長庚大學
IC975

日月光購回中國4座封測工廠部分股權

  • 何致中台北

日月光集團營運長吳田玉分析,中方以往對半導體「大撒幣」的策略已有所改變。李建樑攝(資料照)
日月光集團營運長吳田玉分析,中方以往對半導體「大撒幣」的策略已有所改變。李建樑攝(資料照)

中美G2格局與地緣政治是影響半導體產業鏈至關重要的因素,日月光集團作為全球IC封測代工(OSAT)龍頭,對於中國布局的策略也受業界關注。

日月光集團先前出售4座以打線封裝、功率元件、中低階晶片為主的半導體封測工廠予智路資本,然日前卻表示,將重新購回這4座傳統封測工廠約19%股權,以「純財務投資」的角度切入。

談到中國半導體與經濟前景,日月光集團營運長吳田玉拋出一個供各界思考的問題:中國未來數年的GDP成長預估是否為真?這或許是一個信者恆信的方向。

儘管各界對2023年中國內需市場持較悲觀態度,加上美方在國防軍事、AI領域等高階半導體、製造設備等多方制裁,歐美日設備商、台灣半導體巨頭也必須配合,使得中國發展先進製程之路幾乎全然卡死。

但吳田玉也坦言,中方目前把以往平均分配的投資金額,鎖定在14奈米以上等成熟製程領域。這些製程應用在車用、家用消費、物聯網(IoT)晶片已經綽綽有餘。換句話說,中方以往在半導體領域「大撒幣」的態勢不再,全力集中在成熟晶片。

吳田玉也拋出另一產業鏈移出中國的思考點,何種產業鏈移出?何種產業鏈擴大投資?

以全球最知名的美系手機品牌大廠為例,在系統組裝段確實移往越南、後續可能是印度,東協、南亞供應鏈崛起,不過,各界應當關注哪些產業鏈在中國布局力道不減反增。

從近日上海熱烈開展的Semicon、MWC大展來看,中國半導體業確實保護主義更熾,另一方面,美方禁令讓電信設備系統巨頭華為、中興噤若寒蟬,但成熟晶片與裝置仍是中國幾家大型業者發展的方向。

儘管吳田玉並未公布具體答案,不過從產業鏈思維與營運策略分析,舉凡測試治具/設備、記憶體封測、顯示驅動IC(DDI)封測,再到大宗的主流邏輯IC封測,中國據點目前也調整成以中系客戶為主的營運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鴻海集團持續開展在半導體領域的布局,外界也把鴻海旗下工業富聯的封測業布局、鴻海轉投資的青島新核芯、訊芯等聯想成一個集團轉型的重點方向。供應鏈端也數度流傳,鴻海體系在中系客戶、或是自家所需的小IC領域有更多著墨。

日前經濟部投審會通過日月光以1.6億美元取得香港聯晟增資新股,間接投資蘇州等7家事業。日月光依持股比率及多層次投資架構,共計以1.6億美元間接投資中國的日月新半導體(蘇州)、日榮半導體(上海)、日月新半導體(昆山)、日月新半導體(威海)、樂依文半導體 (東莞)、聯測優特半導體(煙臺)、聯測優特半導體(上海)等7家中國事業。

日月光集團財務長董宏思強調,集團於中國封測事業集中於蘇州矽科(矽品蘇州廠),有利於業務與管理。對於重新購回先前出售給智路資本的4座傳統封測工廠部分股權,屬於「純財務投資」。


責任編輯:朱原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