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淪散島〉刊出後,有讀者提醒「國際政治詭譎多變,非科技人專長!」我聞言感慨良多,既因今日世局詭變的幕後大推手就是科技人,又因最早察覺變調根源的華人作家亦是科技人。前者是計算語言學會2014年終身成就獎得主Robert Mercer,後者是《旅美小簡》作者陳之藩;兩位電資前軰各自在美國政壇與華人文壇的影響皆非「行內人」可及。台灣科技人從大學用書起靠了美國一軰子;留美如過江之鯽,多只學一專長謀生,對美國不求甚解。如今宗主國未必可靠宜多留意,川普牽動世局的走馬燈新聞卻如浮光掠影。本文從上述兩位同行的視野切入,由川普思想與權力的根源,帶您觀察美式自由與民主的丕變。"> 觀西集之三─美國夢魘:AI 錢推鬼磨 常民庸主 英淪散島〉刊出後,有讀者提醒「國際政治詭譎多變,非科技人專長!」我聞言感慨良多,既因今日世局詭變的幕後大推手就是科技人,又因最早察覺變調根源的華人作家亦是科技人。前者是計算語言學會2014年終身成就獎得主Robert Mercer,後者是《旅美小簡》作者陳之藩;兩位電資前軰各自在美國政壇與華人文壇的影響皆非「行內人」可及。台灣科技人從大學用書起靠了美國一軰子;留美如過江之鯽,多只學一專長謀生,對美國不求甚解。如今宗主國未必可靠宜多留意,川普牽動世局的走馬燈新聞卻如浮光掠影。本文從上述兩位同行的視野切入,由川普思想與權力的根源,帶您觀察美式自由與民主的丕變。" />
 
ITRI
活動+

觀西集之三─美國夢魘:AI 錢推鬼磨 常民庸主

  • 覃培雄
巴農有橫貫美國支配世界的軍事、高教、金融、影媒機構的獨一無二經歷,成功輔佐川普入主白宮。法新社

英淪散島〉刊出後,有讀者提醒「國際政治詭譎多變,非科技人專長!」我聞言感慨良多,既因今日世局詭變的幕後大推手就是科技人,又因最早察覺變調根源的華人作家亦是科技人。前者是計算語言學會2014年終身成就獎得主Robert Mercer,後者是《旅美小簡》作者陳之藩;兩位電資前軰各自在美國政壇與華人文壇的影響皆非「行內人」可及。台灣科技人從大學用書起靠了美國一軰子;留美如過江之鯽,多只學一專長謀生,對美國不求甚解。如今宗主國未必可靠宜多留意,川普牽動世局的走馬燈新聞卻如浮光掠影。本文從上述兩位同行的視野切入,由川普思想與權力的根源,帶您觀察美式自由與民主的丕變。

陳之藩離台赴美讀電機碩士是在John McCarthy想出Artificial Intelligence一詞的1955年。次年AI成為一個學科。去年Mercer用他AI掙來的錢與技術大膽壓寶川普逆轉勝,恰好是AI的甲子年。這60年間美國政治「足食、足兵」,丕變的是「民信之」的「夢」竟淪為「民無信不立」的「魘」。我們不妨重溫陳之藩那年暑假到紐約州靜湖打工寫的〈哲學家皇帝〉以一窺美國夢最真摯的年代:

同事的有從韓國剛當過兵回來的,有遠從加州大學來的學生…腦海中依然是日間同事們的緊張面孔與急促步伐的影子…我…得到一個結論:「這樣拚命的工作,這個國家當然要強。」…青年們的偶像不是叱吒風雲的流血家,而是勤苦自立的創業者…美國學生很少看報的。送報而不看報,這是件令人不可思議的事… 民主,並不是「一群會投票的驢」;民主確實需要全國國民都有「哲學家帝王」的訓練…勤苦自立,堅忍不拔那一部分,美國的教育與社會所賦與青年的,足夠了。而在人文的訓練上卻差得很多。

這個艾森豪治下「當然要強」的美國,是川普口口聲聲要重返的偉大。文章隽永之處在於陳之藩抵美僅數月竟能平視預見大國興衰之由。美國這一甲子由夢至魘的內外過程,簡言之,是由艾森豪途經雷根落至川普的「正、偏、裂」三部曲。陳之藩缺乏民主經驗,只能用洋書上的哲王一詞來描述他的洞見。你我受洗多年都知道全民是不可能都有哲王訓練的。民既是主,從政的人就只能是客。客若不隨主便,就只能在野。選民以何為便,則是「人文化成」從報紙到電視到手機的不斷演變;朝中上樑正不正則影響民風與對政府的態度。

艾森豪是一位廣受世人信任的撥亂反正人物。他一路為而不爭,從二戰盟軍統帥到冷戰北約總司令到美國總統。拒絕兩黨徵召多年的他在1952年迫於恐共造成的內憂外患才決定參選;麥卡錫主義抹紅抹到他的恩人馬歇爾,老長官麥帥冒進鴨綠江讓美國陷入韓戰泥沼。艾森豪一邊扭轉共和黨的退縮主義堅定沉穩反共,一邊持續民主黨的新政與復員法案,並通過州際公路網改造美國經濟。陳之藩筆下的韓戰大兵與公立大學生信任大有為政府能幫他們透過苦幹力學實現美國夢,全民領袖帶動子弟創造的安定繁榮舉世嚮往。

艾森豪在1961年告別演說裡警告國人:新興軍工共業的財勢是自由民主的威脅,只有「公民清醒有識」才能制衡。之後20年美國有種種發展矛盾衝突,民選總統皆因暗殺、彈劾、或外侮下台,大政府路線愈形浮濫扭曲,終致經濟滯漲。雷根就職時定調「政府才是問題」應減少干預、解除管制。演員出身的他善於透過電視鼓舞常民,人稱偉大溝通者;其幕僚授我課時則證實雷根常聽不懂政策討論昏睡。建設性妥協所依靠的理性討論乃不敵意識形態掛帥的感性動員。偏執總統挾眾粉絲擴軍撤規,既拖垮蘇聯亦惡化黨爭。

雷根連任演說時頌揚兩黨競合是美國優良傳統;事實上,讓川普有機可乘的僵固互卡兩黨惡鬥始於他而盛於小布希。獨霸的美國外在強勢,內在則但求勝選,不顧共識;選民極端化,黨團剛性化。本世紀惡鬥程度可由蓋洛普民調總統連任選民支持度看出:本黨支持度最高前三名艾森豪、雷根、小布希都屬共和黨,分別是93%、88%、91%。他們的民主黨支持度分別是54%、29%、15% (註1)。勢均力敵的兩黨成了放大社會分歧,阻礙重大改革的美國病灶。

黑人當選總統刺激美國右派鉅富暗中集結,推動逢歐巴馬必反的長期智庫與草根動員。2010年最高法院解除法人與個人政治捐款的所有上限,使得美國政治權力由兩大黨往少數金主傾斜。其中政治獻金不是最大但效益最高的Mercer是位木訥程式員。他與Peter Brown在IBM開拓大數據統計翻譯20年後,為扛女兒學費加入James Simons的復興科技(Renaissance Technologies,註2)。他們的演算法在炒股深度學習的成功使得復興員工自營基金被Bloomberg稱為世上最會賺錢的機器。2010年他接掌公司時對華爾街日報聲明僅一句:「我樂於度過對人無言的一生。」

2012年不諳科技敗給歐巴馬的共和黨鉅富不知檢討,隨附捐款的Mercer父女憤而出錢動腦與反建制鬼才巴農 Steve Bannon搭檔,懂系統有謀略地顛覆美國政治既得利益團夥。巴農有橫貫美國支配世界的軍事、高教、金融、影媒機構的獨一無二經歷;巴農的職志是為他出身的藍領階級與他看穿的統治階級鬥爭話語權與政權。天主教徒的他在波斯灣親歷伊朗回教革命搶救人質的國辱,擁戴雷根進五角大廈卻有志難伸,入哈佛商學院又老同學一截,躍高盛龍門拚惡意購併,特長影視業在好萊塢自立門戶,2005年到香港搞電競見識線上社群威力思加動員(註3)。

影響川普與Mercer甚深的巴農政治思想可見他編導的2010年記錄片《零世代》。從開頭災民對民代的怒吼開始,巴農痛心於金融舊識欺世盗財再讓共犯政客以民稅填坑,乃至金融海嘯掏空無辜民眾工作與退休金,他以《第四轉》史觀解說美國興衰週期與此次沉淪的道德敗壞緣起(註4)。此1997年通俗史觀用林肯蓋茲堡演說的「Four scores」為框架,根據獨立、內戰、世戰的歷史,預言美國約每80年再生,途經各約20年的高、醒、離、亂4時期。巴農以金融海嘯為當今亂世之始,唯有破壞建制才能有新高再臨;活像質疑孫文不分敵友、提醒同路革命是暴動時的毛澤東,對黎民雖是福亦是禍。

Mercer雖屬奇才鉅富,情感上忠於中產階級出身;因親身經驗認定政府傲慢低效,屬於敵視民主黨,蔑視共和黨高層的Libertarians。巴農用Mercer財智打磨的科技民粹動員網與煽動家川普機動聯盟,緊跟美國民眾反建制的積怨並幫之出氣,果真達成衝裂建制的策略目標。巴農戰友長期民調顯示美國民憤已足以讓局外人入主白宮,Mercer要求重作後更確認「民眾已瀕臨向美國領導階層造反邊緣!」(註5) 他們於是有系統地抺黑克林頓與布希兩家,並為主流媒體鄙夷的局外人尤其是川普提供窗口譁眾、提煉話語取竉。

民粹動員網科技內涵非本集主題,此處只觀察其效益。深廣科技動員令Mercer 6月即名列去年大選捐款的全美第一。5月初選兩位局外人中,Ted Cruz退出,川普則無人看好其大選;Mercer靜思如何才能打好勝算僅兩成的爛牌。8月當川普因侮辱女性錄音曝光選情墜至谷底時,巴農與他的團隊全面接管川普選務,靠鬥智戰勝在大選階段灑錢的對手。Mercer全年捐款落至第八,支持希拉蕊的Simons排第六(兩人從不談政治)。第一名的捐款是他的3.6倍。川普並不缺錢,因僥倖〈得軟體者得天下〉的軟體者就是Mercer。當年沒有大數據可供機器學習翻譯時,Mercer花半年手敲整本西英詞典,上司稱他為Automation。要比老謀深算,政客差遠了。

美國歐裔移民當年多是為經濟目的來此文化邊疆,有一股「If you're so smart, why ain't you rich?」的崇富反智傳統,也就是陳之藩洞察到的「腹實心虛、骨強志弱」(借老子語)。這些常民既不想被當哲王訓,也不想被哲王管。他們只知道美國領導階層始終漠視放任政策劫中產濟富對他們的傷害。1970年最頂一成富戶佔總所得比,歐美分別是30%與33%。2010年分別是34%與48% (註6)。川普俗世的成功常民嚮往,直白的話語常民有感。Mercer團隊視川普為「成功的小丑」,雖然衝動卻很容易被說服,有助於促進他們以內亂裂解建制的陽謀。暗盤交易雜多的川普麻煩越大,就越需要他們幫忙鞏固死忠選民的支持。

8月返回在野戰鬥位置的巴農在局外火力更強。他既比希拉蕊與川普更懂高盛,也更能劃清界線。覬覦葉倫聯儲會大位的高盛幫國經會主委「Globalist」Gary Cohn與高唱國族經濟主義的巴農內鬥本多。如今巴農自居僚機,從公開反川普維州言論的Cohn開始「清君側」(註7)。套句隋棠台詞,傳統兩黨競合「回不去了!」。美國「民主就是不流血的內戰」,美韓FTA與台灣權益都是可能犧牲品。台灣前途未卜,必須清醒因應;律師醫師慣於劃地執業,為生計與國際生息相通的科技人鑑政,誰曰不宜?

註1:Ronald Brownstein 2007/11/1《The Second Civil War: How Extreme Partisanship Has Paralyzed Washington and Polarized America》Penguin Press,第16頁。

註2:James Simons是柏克萊數學博士與陳省身合著有Chern-Simons拓撲量子場論。1982年雷根放開金融管制時他創辦Renaissance Technologies,首創純以數學統計模型決定交易的對沖基金,捨財務界專雇科學家。

註3:Joshua Green 2017/7/18《Devil's Bargain: Steve Bannon, Donald Trump, and the Storming of the Presidency》Penguin Press。

註4:Neil Howe 2017/2/24〈Where did Steve Bannon get his worldview? From my book〉 Washington Post。

註5:Jane Mayer 2017/3/27〈The Reclusive Hedge-Fund Tycoon Behind the Trump Presidency〉The New Yorker, A Reporter at Large。

註6:Thomas Piketty, 2015〈About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Papers & Proceedings, 105(5): 48–53

註7:Magaret Talev 2017/9/7〈Bannon Says Cohn Should Resign If He Can't Stand by Donald Trump〉Bloomberg。

台大電機系1977年入學,台大土木系1981年畢業,台大城鄉所1985年畢業,獲加大柏克萊分校區域與都市計劃碩士、經濟學博士班肄業。旅美期間曾任柏克萊國際經濟圓桌研究員及美中日三國貿易論壇美方經理,並於矽谷創設Unitopia Corporation。返台後曾任太一信通公司董事長,從事國內與國際產業電子化,以互聯網軟體顧問貫串半導體設計、晶圓代工、封裝測試、代理流通、至系統組裝各業。2006年遷居宜蘭,設計打造宜人閣民宿,並從事宜蘭史、亞太史與全球化史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