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青年翻轉力大調查〉調查裡最令人鼓舞的發現是在四地裡台青最勇於築夢。夢想力、驅動力台青居冠,執行力上海稱霸。然而「談到全力以赴是否會有好未來?新加坡青年卻比台灣囝仔有信心…新加坡…上行下效,使得年輕人也對未來有高度期待。」前文指出民既是主,從政的人就只能是客。台灣自由民主的代價就是政客多、媒體亂,皆大言不慚;當局越喊「前瞻」,我們落後「鼻屎大的國家」越遠。"> 台青作主:終身學習 執兩用中(下) 華人青年翻轉力大調查〉調查裡最令人鼓舞的發現是在四地裡台青最勇於築夢。夢想力、驅動力台青居冠,執行力上海稱霸。然而「談到全力以赴是否會有好未來?新加坡青年卻比台灣囝仔有信心…新加坡…上行下效,使得年輕人也對未來有高度期待。」前文指出民既是主,從政的人就只能是客。台灣自由民主的代價就是政客多、媒體亂,皆大言不慚;當局越喊「前瞻」,我們落後「鼻屎大的國家」越遠。" />
 
Reserch
活動+

台青作主:終身學習 執兩用中(下)

  • 覃培雄
台青的你若對我這一代上下越不滿,就越該認清當家作主比的是選票與鈔票。(圖片來源:Artemas Liu)

遠見雜誌10月號台港星滬〈華人青年翻轉力大調查〉調查裡最令人鼓舞的發現是在四地裡台青最勇於築夢。夢想力、驅動力台青居冠,執行力上海稱霸。然而「談到全力以赴是否會有好未來?新加坡青年卻比台灣囝仔有信心…新加坡…上行下效,使得年輕人也對未來有高度期待。」前文指出民既是主,從政的人就只能是客。台灣自由民主的代價就是政客多、媒體亂,皆大言不慚;當局越喊「前瞻」,我們落後「鼻屎大的國家」越遠。

台青的你若對我這一代上下越不滿,就越該認清當家作主比的是選票與鈔票。你手上的選票永遠不會增加,只能善用。老實說,我多年前聽到的「一個爛黨、一個亂黨」仍是我國兩黨政治的貼切標籤。聊可安慰的是,按我對英美的剖析,台灣只是同病相憐。酬庸惡習對我國的科技應用、社會學習傷害很大。逸平學弟去年底就提醒〈商研院董事長需要科技思維嗎?〉今年中韓新零售的銳進與新加坡蝦皮的超賭得勢證實此事影響遠大。作為國家主人翁,兩個慣犯需要我們明察選替懲戒才會收斂。

你若想作主鈔票更重要。受訪台青81.3%視房價過高為切身的頭號問題,但是滬港星也好不到那去。61.3%受訪台青認為會遭受低薪問題,是其他三地的1.6倍以上,才是真囹圄。薪資低是全球價值鏈上青年、教師、教部、上司、雇主、當局的歷史共業。當局請你善用選票,雇主自有市場會修理,連內閣都無奈的教育體制得靠社區調適聯盟壯大造反;你週圍有無良師益友才是你能否終身學習創造高薪的關鍵!

終身學習既需屢屢跨界,就得敬重能帶你進門的師父。科技精進,今日青年將來長命百歲可期;若老大徒傷悲會很久,少壯求學工作宜長線思考。你尤其應該警覺台灣政經社媒爭相鼓勵你「尋短見」。老師們年金被砍,怕被評鑑惡意報復,不拚論文工作不保;你得主動去找、去拜嚴師以成高徒。人師則更難求:光磊才下班趕高鐵去誠品聽他40年前國文老師辛意雲教誨。今天國內外一流的課程你可在手機上吃到飽,當年得油印或復印洋書禁書的我們唯一幸運之處就是有人身教一句文言文:「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

「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今日更嚴重。在全球連動、創新躍進、競爭破界下,產品週期變短、應用價值變幻,使得現存知識加速貶值;有學者稱之為知識流勝囤(flows trump stocks)的錢勢大挪移。對個人而言,要想在鉅變世裡與時俱進,除了須善用公開知識流外;經營信任網以建立能夠交流隱性知識和交換寶貴知識的朋友圈;對於領悟全局、切身分析更是重要。

擇友是你責無旁貸的大事!「友直、友諒、友多聞」仍是最佳方針。我因執意自美回台,只能在11歲獨子放假時陪他,3年前問他:「Are your friends straight with you, forgiving, and knowledgeable?」他認可後思索說是,兩人乃都寬心。

如果你週圍的同事、上司或是同學、老師都稱不上良師益友,你就該考慮擇木而棲了。有名賺錢的公司未必利於你學習成長,名校名師照樣有壓榨。挑選工作要看透眼前薪資、俗人酸語,以你一生能夠創造的總價值為依歸,為學涯、職涯將多轉折交錯,必需學以致用、用以致學的正在降臨世界作好準備。當然,在這個從不理想的世界,你可能有時就得待在不合意之處;這時孔丘從同行者身上見習從善改劣的招數就有用了。

時代雜誌8月報導〈台灣正苦於大量人才外流且中國受惠最多〉。同期遠見指出〈上海台商回台徵才 萬人爭搶818個職缺〉,顯示不少太陽花開始轉向紅太陽,用腳投票。更多的青年早被〈給房、給生活費,還給百萬創業金,中國國台辦史上最大商業契作〉吸引,商周去年7月的招聘740萬台灣青年封面故事即已詳述。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逐步爲台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他說到應會做到。

這麼快而強的政策在執行上必有許多扭曲,政治目的更是陽謀,但是不失為弱勢台青的重要機會。一流的人才不愁沒地方收,台灣也有夠多的家長能送小孩至發達國家發展,但是你若真在意良師益友、或外語不強、或資金不足,不妨參考從不瞎捧中國的經濟學人月前報導〈下一波:中國膽大且有創意的新一代企業家 舉世的產業與消費者很快就會感受到他們的影響〉(註1)。

出國留學或就業本不該只是學用一門專長,在新科技已強大到會從根本改變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今天,你選擇去那裡發展就是選擇去和那裡的多數人共學協作,提昇認知。你若是在台灣找不到能讓你接上全球知識流的良師益友圈,就真該出去歷練。中國環境並不好,但會是進步最快的,而語言文化相通才能深度參與。

若是你用敵我矛盾看待兩岸關係,那你更該考慮。〈思領導〉時提起過的明治維新先師吉田松陰當時面對強侵神國的黑船,即力行孫子「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智慧,冒死罪登上敵船請求被帶回美國。台灣人是該決定自己的命運;但你若不知己岸知彼岸,那只能是政客幫你決定。執兩用中是我們祖先傳承最久的政治智慧,在民主台灣實該進化成:管好兩大黨,用好新中國!

註1:〈The next wave: China's audacious and inventive new generation of entrepreneurs〉The Economist, 2017/9/23。

台大電機系1977年入學,台大土木系1981年畢業,台大城鄉所1985年畢業,獲加大柏克萊分校區域與都市計劃碩士、經濟學博士班肄業。旅美期間曾任柏克萊國際經濟圓桌研究員及美中日三國貿易論壇美方經理,並於矽谷創設Unitopia Corporation。返台後曾任太一信通公司董事長,從事國內與國際產業電子化,以互聯網軟體顧問貫串半導體設計、晶圓代工、封裝測試、代理流通、至系統組裝各業。2006年遷居宜蘭,設計打造宜人閣民宿,並從事宜蘭史、亞太史與全球化史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