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Dtalk
榮耀會員

電廠溫排水助魚類養殖 台電海洋牧場展循環經濟

台電綜合研究所化學與環境研究室電業生態保育組副組長陳璽年拿著林口電廠溫排水養出的海鱺,一隻重達2.5公斤。台電

過往電廠冷卻用的溫排水若直接注入海中會影響當地的生態環境,台電林口電廠利用溫排水高於進水口水溫約7度左右的特性,來養殖魚類協助魚群渡冬,一年可養出近3,000隻肥美壯碩的海水魚。

這項稱為「海洋牧場」的計畫實現了電廠與生態間的永續發展,未來台電希望將此種經濟模式拓展到其他電廠,並將技術與經驗移轉給當地漁民或漁會組織,創造更有在地色彩的生態電廠。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台電海洋牧場上剛捕獲的龍膽石斑,每條約8公斤重。海洋牧場將魚養在海水區,肉質香甜Q彈。台電

台電耗時4年,整合了海洋生態、海洋工程與養殖漁業等跨領域的技術驗證,成功在電廠溫排水渠道旁養殖魚類。台電

台電綜合研究所化學與環境研究室電業生態保育組副組長陳璽年表示,傳統漁民最怕冬天水溫太低,寒害會凍傷魚群一夜翻肚死亡。過往溫排水是發電機組降溫所產生的副產物、廢棄物,但從養殖漁業的角度來看,電廠的溫排水卻恰好提供了在地漁業群一個渡冬、避開低溫與寒害的解決方案。

台電綜合研究所副所長沈德振表示,海洋牧場實現了循環經濟與生態友善的理念,將電廠溫排水的資源再利用,提升了電廠資源的使用效率,也建立循環商業模式。電廠與當地生態共融,展現了台電六大環境策略中「聚焦循環創新」與「營造生態共融」的精神。

創造循環經濟 在電力與生態間找到互利的平衡

「循環經濟是在電力與生態間找到共融互利的方法」,陳璽年表示,生態保育跟電廠發電最初是相斥的兩件事,該如何在兩者取得平衡則是自己在這份工作上的挑戰。

本身專攻海洋生態的他並不全然了解電業,因此他先從發電業的背景來理解電廠的設置環境、運作方式,並從電廠的營運過程中找到能與生態互利共生的空間,再來設計養殖試驗與海洋生態監測,一步步驗證海洋牧場的可行性。

沈德振表示,台電推動循環經濟在環保3R的原則下,Reduce減少廢棄物、Reuse物盡其用、Recycle循環再利用的,電廠的資源在投入與廢棄間能逐步減量化,環境與資源相輔共生;以海洋牧場為例,電廠溫排水已從副產物轉變成可永續循環的有價值資源。

除此之外,台電也藉由物質流管理資訊系統及風險機制分析,篩選出其他產量大的產品及廢棄物,並評估這些關鍵性物料導入循環經濟適用的商業模式,目前有「無機物料產品之區域資源回收再造模式」、「產品即服務模式」、「生質能發電之循環資源供應模式」、「堪用財物之商品生命延伸模式」及「產業共生模式」等五種循環經濟體系的行動方案。

海洋牧場填補冬季的漁獲缺口 盼達成循環創新之商模

在確立海洋牧場的可行性後,陳璽年打算將海洋牧場的效益,由廠內一步步往外推走向市場端。先前他已在廠內外發放一系列的問卷,調查同仁、長官與當地漁民對於海洋牧場漁獲的試吃心得,接下來他想擴大推廣圈,詢問漁會、美食家及當地利害關係人的意見,從更多的市場角度來檢視海洋牧場的商品價值。

「冬天北部太冷而無法產出漁獲,台電的海洋牧場養得出來,這在市場區隔上有明顯的差異性,也是具有市場潛力的地方」,陳璽年解釋說,一般養殖漁業是春天養到秋天,冬季大多為休漁期;而台電的海洋牧場正好能填補冬季的市場缺口,養殖周期從秋天養到隔年春天,冬季也能出貨。

面對邁入商品化的下個挑戰,陳璽年表示,他希望能將這項技術移轉給當地漁民或在地漁會,能在市場上創造實際的獲利,才代表能達成經濟面上循環創新商業模式的成功。

養藻固碳降碳排 煤灰製成人工魚礁創海洋棲地

海洋牧場除了溫排水養魚外,也使用電廠排出的煙氣來養微藻、做保養品,透過固碳循環的規畫,環環相扣來達成循環經濟的理念。陳璽年解釋,電廠排出的煙氣帶有二氧化碳,能拿來養殖微藻與螺旋藻。

而微藻與螺旋藻在光合作用下又能達成生物固碳的效果,降低電廠的碳排量;大量分裂、成長快速的微藻能作成魚飼料,養在海洋牧場中能吸引魚群,創造海洋生態圈;此外微藻又能萃取出含有保濕效果的藻多醣活性物質,可作成精華液等保養產品,多元化台電的產品開發。

另外,電廠的副產物煤灰,添加在混凝土中能增加建材的強度,應用在海事工程上能製成沉箱、消波塊等防波設施。煤灰也能製成人工魚礁達到海中造林的效果,在人工魚礁的空間裡增加藻類栽植更可吸引魚類群聚、成為海洋棲地,創造一個友善的海洋生態環境。

台電積極落實政府5+2產業創新計畫的循環經濟政策,目前已完成循環潛勢物料盤點及可行發展商業模式的試點,落實循環資源供應模式,完成循環經濟體系的建置。在2050年淨零碳排的目標下,台電一步步打破自身的角色定位,使電廠不再只是消耗自然資本的發電者,而是在發電的過程中成為自然資本的創造者。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循環經濟 台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