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Microchip Q1
ADI
2024年產業展望系列之3:從台灣產業出口數據看景氣
2023年,台灣出口衰退9.8%,這當然與電子產品出口力道減弱有關,但出口總額仍達4,325億美元,貿易盈餘805.6億美元,加上稅收超收3,000億元以上,總體成績不算太差。S&P Global估計,2024年台灣的GDP成長率可達3.2%,出口成長率19.2%,但實際上哪些可以樂觀期待,哪些事又得未雨綢繆呢?台灣出口高度仰賴電子大廠的貢獻,但電子業與全球景氣連動,如果只看電子產品低迷的出口數據,就要求政府提出產業振興方案,那無異是搞錯方向、緣木求魚。台灣電子業動見觀瞻,半導體業影響深遠,每天都有上百人引經據典做相關評論。但有些數據深具意義,例如未來7年IC設計業年均成長率6%的話,台灣還需要3.4萬名IC設計工程師,政府可有「解決方案」嗎?1奈米的工廠如果落腳嘉義,那之後呢?台灣基礎條件不足,利用現在的優勢,槓桿其他國家的資源才是上策。中國成為最難捉摸的黑天鵝2023年初時,國際貨幣基金(IMF)估計全球經濟成長率是2.9%,第4季時調高為3%,關鍵在於美國經濟成長率的預估從1.4%提高為2.1%。但中國從原先的5.2%調低為5%,中共甚至修改經濟成長率評估基準,更容易讓大家無所適從。對於2024年的展望,IMF認為全球GDP將從3.1%調低為2.9%,關鍵在於高利率及地緣政治、烏俄戰爭未平之際,以巴戰爭又掀起烽火,而中國的房地產危機、產業轉型、中美對抗都是難題。IMF對2024年中國經濟成長率的展望,甚至從年初預估的4.5%,調低到4.2%。鄧小平掌權的時代,中國剛剛加入世界經濟與資源的角逐,鄧小平要讓少數人先富起來,延續政策的江澤民、胡錦濤都告訴全世界的投資人、企業正面訊息,每一個人都相信中國引領全球成長動能,而中國也在1990年後迎來大約30年的黃金機遇期。但現在習近平政府強調共同富裕,這是中共領導人明確知道中國經濟往西方傾斜可能帶來的後遺症,並據此做出的調整方案。但改變的過程中,中國面對的挑戰已經顯而易見。大家最關注的是中國的半導體產業能否突圍,而西方國家對中國電動車產業的包圍、防堵已經風聲鶴唳,對中國或全球經濟而言,2024年不會是平靜的一年。國際媒體派駐中國的人數大減,一方面採訪中國的敏感產業動輒得咎,二方面一旦IC設計業也必須跟著「沒獲利不准上市」的政策前進,見不到出口的IC設計新創一一落馬也不會是新鮮事。中國的希望不在處處受限的半導體,而在於已經有一席之地的電動車產業、軌道衛星、人工智慧等可以釜底抽薪,彎道超車的領域。只是在萬物聯網時代電動車、衛星都將會成為木馬屠城的載具,哪一天電動車被認定為「國防工業」時,大家也不要太意外。 
2024/2/21
2024年產業展望系列之2:2023年台灣ICT產業的成果彙整
2023年,台灣940多家上市櫃電子公司的總營收為8,330億美元,比2022年的9,530億美元衰退12.6%。這個數字明顯地反映了全球ICT產業在2023年的掙扎。針對2024年前景,多數懂得自我鼓舞的電子業都說,2024年將會緩步回升,但實際的狀況是不僅回溫的腳步比預期慢,且有很大的差異。在各大主力產業中,以量產為主的組裝業貢獻了4,366億美元的產值,半導體則以1,578億美元排名第二。這兩大產業在2023年都受到景氣低谷的影響而出現負成長,不過台灣的電子業本就依循全球景氣循環運作,偶爾的低谷,其實不該拿來說三道四。倒是2024年成長動能,可能一部分來自NB、手機兩大產業能否跳脫下滑的曲線。其次,人工智慧(AI)相關功能在手機、NB高階機種,是否真正內化為成長的動能。根據櫃臺買賣中心(OTC)提供資料,台灣上市櫃公司的市值,上市公司佔91%、上櫃公司佔9%。但在所有上市櫃公司中,規模較小的上櫃企業以平均24.4%的毛利,超越上市電子公司的15.5%毛利,而平均營益率也以9.1%超越上市電子公司的7.4%。我們也注意到,鴻海與電子五哥的毛利有上揚的趨勢,這六家企業的營收,加上台積電的693億美元,正好是台灣所有上市櫃電子公司總營收的一半。很顯然,這六家公司在2023年仍然繳出不錯的成績,這是「應用驅動」的商機背後,台商從單純量產,進入到多樣又可量產的新時代時,可以掌握更多的附加價值所致。但更進一步探討電子業附加價值結構轉變時,跑在前面的南韓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樂金電子(LG Electronics)正在演繹一個不同的劇本。三星在電視、手機的品牌價值已經是強弩之末。LG則宣稱不再是單純的產品公司,「系統整合服務」才是集團的營運重心。而2023年中,台灣的文曄以38億美元的價格購併加拿大的Future Electronics,成就了新的事業格局。文曄以亞洲為重心,但Future擅長歐美、汽車與網通產品,兩者高度互補,這在「區域生產」的新格局中,代表了時代轉折的意義。如果南韓的品牌商改弦更張,台灣的零件通路商多元布局,相信已經在市場上穩坐龍頭地位多年的聯強,也不會靜待時代的改變。2023年底時,台灣上市櫃企業的總市值大約在1.85兆美元上下,其中電子業的貢獻值接近3分之2,大致符合社會與資本市場對台灣電子業的理解,以及台灣電子業在整個經濟活動中扮演角色,因此衡量台灣的經濟是否良性的成長,當然跟電子業的興衰息息相關。
2024/2/20
2024年產業展望系列之1:斜槓、跨業成時代變革的重要註腳
在網路世界裡,「弔詭」的產業是常態,傳統大廠不斷地應對改變,策略上的靈活、多元,讓新進業者望而生畏。在判讀產業大趨勢上,大家需要即時訊息,也需要經年累月積累的產業知識做為判讀的基礎。我們選擇10個議題,逐一探索企業在2024年必須關注的議題。過去產業大勢由技術大廠、品牌商主導,現在開始出現「橫向」資訊連結的需求,兩者互為經緯,也讓我們在檢視產業大勢時,一方面覺得似乎言之成理,又有所不足。我們可以說,聯發科不再是一家只關注手機、應用處理器的IC設計公司,從「AI on Edge」的考量,邊緣運算是更能與台灣產業發展結合的關鍵趨勢,但PC與手機的消費行為大不同,台灣企業最大的挑戰將是如何定義自己的新產品。以手機為例,體積較小的手機,當然要面對電池容量不足與瞬間運算需求暴增時的使用極限,但手機隨侍在側、隨時上網的優點卻是NB不能及的,這就牽涉到聯發科與高通(Qualcomm),甚至英特爾(Intel)之間的布局差異。老闆懂了、高階主管認同,內部由上而下的資訊傳遞變成重要的手段。企劃部門的角色不是告訴大家股票是否值得買,而是協助企業將關鍵資訊與企業戰略傳遞給利益關係人,包括股東、員工,甚至整個社會。2023年底時,全球半導體業市值僅次於NVIDIA的不是台積電,而是博通(Broadcom)。博通在AI時代,除了在網通服務晶片上著力之外,購併VM Ware、賽門鐵克(Symantec),讓這家IC設計公司在軟硬整合的布局上更受到關注。您可以想像,這家公司軟體服務營收已經超過20%的IC設計公司嗎?服務業大爆炸,但媒體業獨憔悴。近幾年亞馬遜(Amazon)的Jeff Bezos與Salesforce等科技人投資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時代雜誌(Time),他們的經驗在在顯示,懂科技的人不見得理解媒體如何在科技大爆炸的時代趨吉避凶。洛杉磯時報虧損3,000萬~4,000萬美元,時代雜誌大概在2,000萬美元左右,這些大媒體的員工,原本期待懂科技的新老闆可以改變經營生態,但顯然事與願違。媒體員工自己不改變,卻期待媒體因為網路巨擘的加持就能翻身嗎?台灣媒體能自外於大環境嗎?大家認為股市資訊很重要,但新聞內容的定義與價值跟著股價的變動,很可能就會落入「新聞失準」的困境。我選擇放棄大家關注的股票新聞,從資訊結構、布局思考內容的經營策略,不也是找出一片天嗎?業界關心的是如何擷取關鍵資訊,並以「化繁為簡」的模式,提綱挈領地掌握關鍵訊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AI應時而生,也正好是為專業資訊消費者「去疑解惑」的最佳工具。過去閱讀報告或新聞時,我的腦海裡會浮現查詢資訊的關鍵字,這些關鍵字仍然有效,但現實是企業、組織裡,很少人具備足夠的專業知識去探索足以成為決策的答案。未來的新聞網頁更將會有革命性的改變,如何在一個入口網站中,以10個、30個,甚至50個關鍵字推演重要的產業趨勢與決策參考資訊。以下這個圖表,有多少關鍵字跟您有關呢?我們相信在網路世界裡,所有的問題都會有答案,只是怎麼問問題而已,電腦終將超越人腦的極限,儘管工具的應用無法完整替代專業的顧問,但必然會使得專業分析工作更為精確。所以,問對問題更重要!
2024/2/19
新興國家的機會
意圖侵蝕美國全球霸權的中國,是世界級的大國,甚至可以說,「如果台灣屬於中國」,那麼世界局勢就要改寫了。要制衡中國,除了台日韓第一島鏈連結成「科技島鏈」之外,印度在人口結構、國內市場、軟體人才、國家戰略上,必然是美國積極爭取的戰略夥伴。2035年時,印度39歲以下的人口將比中國多出3.8億人,現在的印度有108家獨角獸公司,包括塔塔(TATA)、信實(Reliance)、TVS等本土公司,都有建立本土品牌的實力,在元宇宙等相關領域,年輕人口帶來的商機將是成功關鍵。印度已經是全球第三大汽車市場,第二大手機與第一大雙輪車市場,空氣污染嚴重的印度,對於轉向電動車有高度的期待。在美國政策鼓勵下,蘋果(Apple)、美光(Micron)等都積極布局印度,而台灣的鴻海、和碩、台達電也深度耕耘印度的供應鏈,印度就算無法取代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地位正在扶搖直上。Outside-in vs. Inside-out除了中印之外,很多自然資源豐厚的新興國家,將會以不同的策略參與角逐,我們也不能輕忽這些從會外賽打進賽局的參賽國。越南、墨西哥擁有地利之便,在美中關係改變的當下,成為第一批的受益者。從自動化生產必備的SMT設備進口金額可知,墨西哥、越南將是未來5~10年半導體需求成長最快的國家。人口不多、國內市場有限的新加坡、馬來西亞兩國,採取的半導體產業戰略是積極吸引外資。現在新加坡已經有超過10個晶圓廠,新加坡以有限的人口、自然資源精打細算,用租稅與政府的行政效率吸引很多大廠進駐,在「China + 1」與「Taiwan + 1」的口號中,對照性強烈的新加坡也是各國廠商,甚至是台商重點布局的國家。我常說,台灣迫於政治環境、人口資源,廠商被迫「Inside-out」,但幾乎沒有實體競爭優勢的新加坡,卻以無形的行政效率取得「Outside-in」的成果。台灣與新加坡成為明顯的對比,也顯示出只要有正確的戰略與行政效率,產業發展並非緣木求魚。以封測廠在第一波競逐中取得一席之地的馬來西亞,也成功吸引了英飛凌等公司進駐,也是東協國家中,最有可能在半導體八強賽局中脫穎而出的新興國家。在ESG訴求的大局下,加拿大、澳洲等自然資源大國,在地緣政治、綠能、材料、人才等領域都有插旗的空間。加拿大、澳洲都有語言的優勢,也把教育事業當成產業在經營,如果與台灣合作「半導體人才培訓中心」,就可以取得在人才短缺的當下,佔有更好的競爭地位。將東協南亞國家的科技人才吸引到澳洲、加拿大,也可以與台灣頂尖的科技大學擴大交換學生、教授的規模,而「求才若渴」的台灣晶圓製造廠、IC設計公司,誰會錯過這樣的契機呢?在全球化時代,美國引領的科技賽局,日韓與兩岸都因為開放的自由貿易環境而受益。但當世界的格局從全球化走入「去全球化」或區域分工的新局時,所有的企業都得面對新的考驗。不甘寂寞的歐洲正在跟亞洲的大廠招手,而東方的新興國家,以及加拿大、澳洲是否也會參與賽局,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2024/1/11
台灣是「天選之島」
1971年,英特爾(Intel)推出型號為4004的微處理器,我認為那是微電腦時代的開端,而台灣在不久之後推動的RCA計畫,培養了台灣第一代的產業菁英,我常說,那個時代的英雄是成群結隊而來。他們成為台積電、聯電、華邦、旺宏、聯發科、台灣光罩這些知名半導體業的創辦人,也在IC設計、封測、光罩等不同的領域共建一個綿密、有效率的產業生態系。1980年代,以宏碁、神通為首的個人電腦產業開始開枝散葉,演化自計算器的仁寶、廣達、英業達也不多讓,而1992年康柏降價,原本認為將會受到重擊的台灣IBM相容電腦業,卻成了全球最重要的供應來源。1995~2000年的大搬遷潮,台系NB廠從東莞、深圳往長三角、成都與重慶移動的過程,也是產業變革的經典。台灣產業沒有被弱化,反倒借力使力,達到今天將近1兆美元的規模。過去半個世紀的成就,有台灣人的努力,也有很多先天的優勢與許多僥倖。1970年代,台灣退出聯合國,與美日斷交,嬰兒潮世代大量湧進社會,在那個沒有工研院、科學園區的時代,蔡明介、宋恭源等台灣第一代的創業家都在高雄加工出口區工作。伴隨嬰兒潮而來的還有石油危機、通貨膨脹,但半導體產業的萌芽,無疑是給台灣帶來一絲希望。經過半個世紀的努力,半導體、ICT供應鏈與龐大的運籌體系(空運),共同建構了一個保護台灣的天然屏障。從PC、手機、物聯網到電動車,都帶給半導體源源不斷的商機,但下一個階段台灣還可以如此幸運嗎?2008年北京奧運之後,至2019年川普發動美中貿易大戰之前,這10年可以說是中國的「黃金十年」。智慧型手機的大潮,帶動了智慧應用與行動商機,中國的獨角獸企業,最多時佔有全球的4分之1,是少數能與美系獨角獸抗衡的重量級大國。相較於中國意氣風發,台系廠商卻在美中壓力下不知如何是好?2019年2月,川普政府在白宮網頁貼出美國要掌握「5G、人工智慧、量子技術、先進製造」的競爭優勢。2021年拜登接任之後,在白宮再度宣示,美國要有意義地掌握半導體、車用電池、藥品、稀土的供應鏈。美國的宣示是向中國下戰帖,但從台灣的角度觀察,既有危機,也有商機。「商機」在於全世界的供應鏈一分為二,崛起的紅色供應鏈被關在中國,台灣成為最重要的選項;「危機」則是在於全球化的美好時代飄然遠去,去全球化的過程,將疊加經營成本,及台灣面對國際局勢的因應能力。下一個時代的英雄,也會成群結隊而來,還是美好的仗打過了,我們順其自然,甚至吃老本、過好日子呢?
2024/1/10
貿易戰中,美國的角色
「全球化時代」應該從1960年代算起,日本與亞洲四小龍以雁行理論亦步亦趨地發展工業,創造了人類歷史上少見的經濟奇蹟,而1990年蘇聯解體之後,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之前,則可以說是「全球化」最美好的時代。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的大手筆震驚了全世界。2009年時,中國GDP超越日本,本土市場開始養出超重量級的獨角獸,阿里巴巴、騰訊、華為成為全球吹捧的對象,也開始以「高鐵」為核心發展基礎建設,到2023年為止,超過4萬公里的高鐵成為近代史的奇蹟。中國人志得意滿,開始高唱「太平洋大到可以容納中美兩國」,甚至試著把南海、東海、黃海變成中國可以控制的內海。原本對中國發展採取樂觀其成態度的美國,開始重新思考美中關係。形之,敵必從之世界級的大國,都以霸權心態面對國際關係(或者分工關係),美日之間的廣場協議、半導體協議,打破傳統的框架,也讓台韓有機可乘。現在新的國際秩序正在形成,我們可以從供應端、需求端看到美中貿易大戰中,美國的角色,也可以從日本政治人物的因應方案中,試著參酌、發展出台灣的國家戰略。日本前經濟大臣甘利明說,日本要從供給端理解半導體產業的影響力,而台灣正好是真正擁有供給端優勢的國家,但社會、媒體、政治人物真的理解「供給端」可以帶來的優勢與效益嗎?銳卒勿攻,餌兵勿食網通、伺服器、高階晶片、半導體設備,甚至未來的車聯網、電動車都將是「木馬屠城」的載具、通路,台灣如何理解與選擇國家戰略?美國商務部堅持NVIDIA晶片必須受到限制,NVIDIA設計專為中國市場需求的晶片真的可行嗎?還是僅僅是向資本市場、美國政府交代的工作呢?對台灣而言,從一開始的代工,進化到供應鏈,以及未來整套的價值鏈,演化的過程豐富多元,也充滿著風險,如何激勵優秀的人才繼續奉獻。我們明白「風行草偃」的道理,如果在上位者言不及義,如何期待社會上行下效呢?如果社會、媒體不討論這些事情,政治領袖仍然會一如既往的拜廟,空談土地糾紛、ECFA的是與非!
2024/1/9
「矽紀元」是網路大航海時代的新起點
1492年,趕走回教徒摩爾人的西班牙伊莎貝拉女王支持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從此改變了世界,而這也是大航海時代開始的關鍵時刻。如果我們以更長遠的眼光觀察世界的改變,1970年初開始的半導體時代,半個世紀以來經歷過萌芽、個人電腦、智慧型手機的階段商機,現在才真正邁入萬物聯網、無縫接軌的新時代。我們看到大量連動的數據,需要快速運算的晶片,也需要超巨量儲存能力的記憶體,一個被描述為「十倍速的時代」其實現在才剛剛要開始。幾何級數的成長,迅雷不及掩耳Netflix用41個月找到第100萬名用戶,Facebook用了10個月,但ChatGPT僅僅用了5天。我們看到了幾何級數成長的商機,贏家全拿的時代似乎已經到臨。但除了亞馬遜(Amazon)、蘋果(Apple)、NVIDIA、微軟(Microsoft)、Google這些大贏家之外,台灣憑藉不可或缺的「硬功夫」,成為以軟實力取勝的企業之外,最成功的典範。網路事業可以速成,但建構一個生產體系,卻需要龐大的勞工群,以及上游的晶片、設計、系統整合的硬功夫。台灣躬逢其盛,也無可替代,這也是世界賦予台灣的天賦與天命。矩陣思維:競合並存,而且「合」多於競只是一片大好的情勢中,也有很多細微的改變。過去IC設計公司、零件製造廠做出產品,交給零件通路商,賣給承接PC、手機品牌商OEM大訂單的鴻海、和碩、緯創、廣達、英業達。這是一條鞭的線性供應鏈,但現在生產面板的友達想發展數位看板,與佳世達之間的關係是競還是合?佳世達以「大艦隊」模式籌組控股集團,往更寬廣的路徑走,也更積極布局汽車的智慧座艙等新商機。台灣電子六哥的毛利率都維持在6~8%,毛利不高,意味著不能犯錯。但不談台積電獨佔性的利潤率,台達電30%、研華40%上下的毛利,意味著有多樣性的選擇,這是起步較早的台灣電子業無可替代的競爭優勢。產業結構丕變,沒有人可以「靜觀其變」。在變化的過程中,開放型的戰略是共同的走向,而面向世界時,台灣的經濟規模、量產體系、資本優勢與管理經驗,都讓台灣成為「無害的夥伴」。取用於國,因糧於敵,善用台灣本土優勢的台商,短期內仍然可以呼風喚雨。當我們對於量產製造的觀念從最早的「代工」,進化到「供應鏈」,現在又往「價值鏈」發展時,台灣贏在起跑點,也站在制高點上。
2024/1/8
《決勝矽紀元》帶來哪些新觀點?
《決勝矽紀元》這本書寫的不是產業領袖的英雄事蹟,或是枝微末節的產業實錄,而是探索產業關鍵拐點的重要嘗試。半導體產業從1970年代萌芽至今已經有半個世紀,起初半導體只是大企業為了強化系統產品功能而研發的配套零件,真正形成產業則應該從矽谷的英特爾(Intel)算起。之後,英特爾與微軟(Microsoft)結合所建立的個人電腦產業平台,才真正讓半導體產業有一個具規模的大舞台。英特爾的微處理器、美日韓接續發展的記憶體都是讓這個產業逐步演化的重要過程。2007年iPhone上市之後,雙向傳輸數據的智慧型手機是另一個關鍵性的轉折點。中國善用龐大的國內市場,不僅讓各種智慧應用在中國市場有了深化、優化的場域,也讓中國8個手機品牌進入全球Top 10之林。伴隨著手機產業的成長,紅色供應鏈受到矚目,台廠戰戰兢兢,也惶惶不可終日,半導體成為台灣科技業的最後一條防線。但對西方大國而言,台灣不僅是防線,也可能是中國突破封鎖的破口。我們如何理解技術掛帥的科技產業,在技術引導的時代慢慢演化到應用驅動新時代時的關鍵理念呢?從PC、手機到物聯網的產業演化在個人電腦與手機主導的時代裡,品牌商決定了技術規格,由上而下(Top-down)的決策過程是技術掛帥的時代。進入萬物聯網的時代時,除了資料中心高速運算的晶片、大量儲存資料的記憶體之外,應用驅動的邊緣運算,將帶來多軌生產與區域分工的大趨勢,而在地價值也將成為許多企業爭取的合作對象。我們同意,從全球化到「去全球化」,關鍵原因是美中貿易大戰,但產業生態的變革也是推波助瀾的重要力量。上駟對下駟台灣如何在半導體這個全球矚目的行業中稱孤道寡,《孫子兵法》中「以正合,以奇勝」以及「其勢險,其節短」的道理,正好可以說明台灣在過去半世紀的發展經驗中,既有幸運,也有努力的成功關鍵。我常說:「不要仰賴靈光一閃的好點子」,唯有長期積累,才會有出奇制勝的契機。其次,台灣小、沒有自然資源,外圍又是強敵環伺,1970年代、1980年代的台灣更是驚濤駭浪,讓台灣人口密集、土地資源稀缺的缺點,翻轉為台灣發展產業的優點。「勢」有實,有虛,虛實成勢,伺機而動我們都知道,國家、社會、企業,乃至於個人的發展都要仰賴有利的形勢。「形」是本體,「勢」有實、有虛,激水之疾至於漂石者,勢也。意思是本身的條件夠好,仍得善用時勢,掌握對的時機,並在正確的時刻扣下扳機,自然可以有所成。水流之所以能漂動石塊,關鍵在於有快有慢,速度不同,才會出現重力加速度,這是「勢」的概念。台灣半個世紀以來,能成功發展出舉世稱羨的半導體產業,關鍵在於本身具備一定的條件,並在正確的時刻,以精確的方法發展高科技產業,而國際的時勢也有利於台灣。當台灣建設科學園區、投資工研院,發展以台積電為首的半導體產業聚落時,中國才剛剛從文化大革命的時代醒來。在「虛實成勢,伺機而動」的背景下,台灣的成就,有自己的努力,也有很多其他國家沒有的幸運。
2024/1/5
新時代的開端:《決勝矽紀元》
「2030」將是矽紀元的開端,從應用面看,電動車、車聯網、人工智慧,正以幾何級數的速度往前推進。從供應端看,在美中貿易大戰的背景下,工業國家都想加碼投資半導體,擁有產業的國家將半導體視為「保育類」產業,但也得在世界霸權爭奪的大環境下,半推半就地面對2025年起,新工廠逐步完工的成本與競爭壓力。新廠從接單生產,進入熟成階段,再進行擴廠布局,真正會改變全球供應鏈結構的時間,應該在2030年左右。台積電能持盈保泰嗎?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後來居上的策略是什麼?英特爾(Intel)高調地與美國政府唱和,去全球化、產業補貼成為贏得賽局的關鍵要素。帶領英國度過二戰艱困期的首相邱吉爾說:「英國的國家戰略是避免低地國家被毆陸大國所佔領」。用白話文講就是「不能讓荷蘭、比利時被德國、俄羅斯所佔領」。在新的時代,重要的工業大國需要新的國家產業戰略,而半導體無疑是重中之重。台灣是第一島鏈,也是科技島鏈,我們就坐在海景第一排觀察世界的改變,而台灣ICT產業的供應鏈,也是當中不可忽視的環節。2030年時,全球電動車的年銷售量將達3,000萬輛以上。現在中國生產的電動車佔了全球6成,能收集各種數據的電動車,會是中國滲透西方市場的尖兵,甚至是重演《木馬屠城記》的載具或劇本嗎?美國、德國、日本的傳統車廠將面對供應鏈重整,但不僅尖端晶片可能出現供需失衡的跛腳問題,沒有台系供應鏈的支撐,東協南亞國家能建構本土的ICT供應鏈嗎?台灣成了許多國家的夥伴,但同時也是後顧之憂,我更強調台灣在全球產經世界中的「定錨」價值。台灣安定了,世界就安定了;來台訪問的日本國會議員,也曾是經濟政策大臣的甘利明說,供給端比需求端更重要!印度人說,2035年時,印度39歲以下的年輕人將比中國多出3.8億人,您認為未來的元宇宙商機,是美國人、中國人,還是印度人所主導的呢?儘管因為智慧製造帶來的效益,台廠的員工人數不斷減少,但台商仍需要工程師、工人,也需要與在地的企業共創價值。沒有錯,分散型的生產體系可以紓解產業過度集中台灣、南韓,甚至中國的風險。但過度的投資會給半導體產業帶來衝擊嗎?危機入市的道理我們都懂,但會不會像黃仁勳說:「可能在空蕩蕩的晶圓廠內游泳」?特別謝謝《天下雜誌》的邀請,天下雜誌過去發行《晶片戰爭》,現在希望我能以亞洲的觀點,探索未來的半導體產業。我們以2030年為期,探索2030年之前,這個世界的幾個重要變革。《決勝矽紀元》立即訂
2024/1/4
陽關三疊,傳音初唱:非洲的手機大商機
14億人口的非洲,一年超過2億支手機需求,這台灣人視而不見的商機,在中國傳音的經營下卓然有成。沒有人真正探索過前因後果,以及台灣公司為何錯過?2000年千禧年剛過,中國寧波出現了名為「波導」的手機品牌,這個在地企業拿到第一桶金之後分裂成兩個系統,一個做房地產去了,另一個系統在竺兆江的帶領下,把技術、管銷的核心幹部帶到深圳,並在2007年創立傳音,開始了十幾年的非洲長征。2008年以後的中國,在北京奧運、一帶一路的加持下,華為、中興開始了新興國家的基礎建設工程,這對希望在新興市場打下根基的傳音而言,是個千載難逢的契機。有了不可或缺的網路電信基礎建設,甚至是全套移植自中國的營運模式,這一批中國商人相信,只要找到立足點就可以在荒蕪的市場中找到落腳契機。是的,他們成功在不穿鞋的非洲人當中,尋找銷售各類鞋子的契機。過去大眾媒體報導的非洲,可能是難民外流,危害南歐社會安定的源頭,很少人花心思去理解非洲真實的面貌,鄉下、邊界或許還是待墾荒的處女市場,但在首都等都會區,其實與北非、南亞相去不遠。基本上,非洲應該區分為與南歐高度互動的北非,以及自認為不是真正非洲,荷蘭人、英國人仍有一定勢力的南非。過去傳統「Sub-Saharan Africa」的概念是指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荒蕪大地,但真正細分的話,還得分為英屬東非、法屬西非,以及鄰近南非的幾個國家。傳音初唱傳音從東非5,000萬人口的肯亞起步,據說第一年就賣掉400萬支的手機,之後從肯亞慢慢向奈及利亞、衣索比亞、烏干達擴張。傳音採取的策略是與在地通路商合作,聯合華強北山寨機的生態系各自發揮優勢,也各取所需。來自中國的商人擔任大盤商,在地通路、資金、銷售,都是由當地熟悉風俗民情的合作夥伴經營。賺到錢之後,這些商人又開始投資房地產,據說蘇丹與索馬利亞地方勢力的不法所得很多進了肯亞等地的房地產,如此自己建構一個生態系。這種草莽的商機,台灣人、南韓人做不到,而蘋果(Apple)、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也不願意降格以求,拉低自己的品牌層次。根據IDC資料顯示,2022年第4季,以Tecno、Itel、Infinix等不同品牌銷售手機的傳音,在非洲市佔率已經超過4成,並將事業版圖擴張到情況類似的巴基斯坦、孟加拉。手機是現代人不可或缺的生活工具,主打單價200美元以下的手機,買賣方式必然超越西方正規系統的想像,當然也硬擠出一塊鐵板商機。我想到一句台灣俚語:「雞卵密密也有縫」,路是人走出來的,中國人在非洲走出屬於自己的路,賣零件的台灣人,至少也得知道來龍去脈! 
2023/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