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群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電子時報行動版服務
黃欽勇
  • DIGITIMES電子時報社長
為36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斷鏈之後》、《科技島鏈》、《巧借東風》、《西進與長征》、《出擊》、《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
台積電解密(5):解構台積電的勝利方程式
台積電的勝利方程式,簡單說就是「資本支出+領先製程+良善的企業精神」。2016年台積電資本支出首度超越100億美元,令台灣媒體津津樂道,如果再把台積電資本支出擴大,帶動周邊產業的投資以及外資企業的貢獻,光是台積電帶動的資本投資,在台灣GDP往前推進上的貢獻,也值得大家有些基本的理解。
2016年台灣GDP總額5,663億美元,大家知道GDP由「政府支出+投資+貿易盈餘+民間消費」共同組成,如果以投資通常佔台灣GDP的20%估算,大約有1,100億美元來自投資,而台積電這個系統所佔的比重不會低於整個國家投資的10%。在那個投資意願低迷的時代,台積電堪稱中流砥柱,我們一般看熱鬧的老百姓,至少可以給點掌聲。
2021/7/14
台積電解密(4):世界頂級的技術之爭
英特爾(Intel)認為,台積電的7奈米等於英特爾的10奈米而已,從技術規格來看,確實如此,但怎麼英特爾就玩不過台積電?三星老是先對外宣稱,領先台積電推出最新的製程,但卻又掌握不到關鍵客戶,到最後大家終於明白,這個產業不是先說先贏,也不僅僅是技術領先便可,產品的良率以及合作夥伴、客戶共創的觀念更重要。
在10奈米的時代,台積電每平方毫米的電晶體數量是0.53億顆,三星是0.52億顆,兩者實力相當;但英特爾的技術規格卻是1.06億顆,甚至比台積電7奈米的0.97億顆、三星的0.95億顆還要高明。
2021/7/13
台積電解密(3):製程領先,獨享獲利,誰奈我何?
過去幾年,台積電的研發經費通常都是營收的8%上下,乍看之下,8%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數字,但如果考量台積電晶圓代工的營收是三星電子(Samsung Elctronics)的3~4倍,聯電的6~8倍,如果聯電、三星也以同樣比例投資研發的話,雙方的落差不言可喻。
此外,台積電本就在製程上遙遙領先,落後的競爭者要搶攻制高點的話,就算付出更高的代價,也難以與台積電競爭。何況台積電一直強調「不攪和客戶的利益」,誠信是事業經營至高無上的原則。台積電講得冠冕堂皇,做起來也毫不扭捏,因為這本來就是台積電致勝的關鍵。
2021/7/12
台積電解密(2):三階段轉型與競爭模式轉變
眾所周知,台積電創辦於1987年,從那一年算起,大致可以將台積電的經營過程分成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台積電跟台灣多數的公司沒什麼兩樣,試著在代工業務上取得立足的半畝三分地,那是「Pure Foundry」的時代。台積專注製造,告訴客戶信賴他們就對了。台積電不會攪和客戶的利害關係,以「誠信」為核心價值,把事業重心放在創造客戶的利益上。這個階段,英特爾(Intel)看不上台積電,台積電仰望著英特爾,也不知道哪個牛年馬月才能笑傲江湖?
這個階段的台積電已經掌握企業經營的脈絡,並堅持累積自己的核心優勢,但本質上只是眾多優秀的半導體廠商之一。我認為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之後,台積電的經營模式、內涵也出現明顯改變。台灣產業趨於成熟,大量進口替代的零件商機出現在台灣的半導體設計產業,台積電一方面在國際市場上開疆拓土,一方面有了台系IC設計廠的挹注,等於有了一個不錯的場域,這個場域還不時成為調節長江水位的洞庭湖,而這個階段也是台積電與聯電分出高下的階段。
2021/7/9
台積電解密(1) :晶圓代工業的三大競爭要素
從華爾街日報(WSJ)等主流媒體,到格芯(GlobalFoundries)CEO都說,晶片集中於台積電是全球供應鏈最大的風險。這些話不是沒道理,台積電在晶圓代工的市佔率55%上下,獲利是整個產業的8成以上,台積電停工,全球的手機、伺服器,甚至汽車都會是大震盪,贏家全拿,這也是全球科技業領導廠商所面對的常態。
重點不是別人怎麼說,而是你有多少實力可以禁得起別人的質疑與挑戰。英特爾(Intel)前執行長Andy Grove曾說:「如果你是產業領袖,別人會想盡辦法分享你的成果,直到你一無所有」。這是當過霸主的人,才會有的經營體驗與勇敢面對競爭的霸氣。
2021/7/8
印太競逐:左右為難的太平洋島國
更多國家參與印太新局的競爭,而印尼是真正位在印太核心地位的國家。這個很會演皮影戲的國家有2.6億人,但語言多種,沒有統一的認同。印尼努力地想成為大國,但龐大的陸軍與自己擁有的內海規模不成比例。像是鄰近的菲律賓一樣,很想要做點什麼事,但什麼也做不了,時而與美國和好,但又經常跟中國拋媚眼。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甚至說,菲律賓沒有武器與中國對抗,只要中國大型的海巡船來,印尼、菲律賓就會退卻,連自己近海的穩定、安全都無法掌握。大海帶給印尼祝福、機會,也帶來龐大的負擔。印尼的港口基礎設施奇差無比,但邀請來投資的是日本,而不是中國。印尼在十字路口上,卻總是過了一個路口,好像又來了一個新的路口。
2021/7/7
印太競逐:大國毫不掩飾的利益主張
美國的國家利益是把太平洋當成內海,美國的全球信譽建立在對日本、南韓的承諾上。1991年蘇聯解體到2008年的金融風暴間,美國主導了世界,無人敢於挑戰。現在美國隱憂中國崛起,並造成骨牌效應。2017年開始的印太戰略是一種進化,美國也拋棄了歐巴馬時代不慍不火的外交戰略。
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日本是最積極主張印太戰略,採取積極型外交戰略的國家。日本從未忘記自己資源短缺,保護資源是永遠的國家任務。現在日本因為中國崛起而充滿了焦慮,80%石油來自波斯灣,90%經過南海,支持台灣、美國是國家政策。日本積極尋求結盟,日本專家也說:「讓印度站在日本這一邊,才能保證與中國之間的關係可以取得平衡」。
2021/7/6
印太競逐:意識形態將是未來競爭的槓桿
2020年時,中國常駐海外的部隊達3萬人,中國石油消耗佔全球20%,2017年時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進口國,而現在中國已經有超過3億輛汽車。現在的中國有14億人口,250萬名解放軍、150萬名武警、14個鄰國(世界最多)。一帶一路的政策看似要恢復中華民族的榮光,但卻可能是大搏奕的轉捩點。
各國的敵意、保留,連巴基斯坦都要有1.5萬名軍隊保護中國駐外的工程人員。日本擁有21艘潛艦,印尼與南韓合作興建第一艘,澳洲現役6艘,正在興建12艘。躲在海底的潛艦是保證自己有反擊能力的基礎條件,北韓、巴基斯坦、台灣都在布局潛艦,而印太地區進入「第二核子時代」。
2021/7/5
印太競逐:亞洲金融風暴改變了亞洲
印度從1993年起推動「東望政策(Look East Policy)」,2013年更積極地修正為「東進政策(Act East Strategy),加上愈來愈積極的經濟政策,讓東協國家中的新加坡最為興奮。中國偶爾也提出令印度很難拒絕的禮物,如在2003年承認印度對錫金的主權主張。但2005年尼泊爾政府改朝換代,又是另一波在喜馬拉雅山的鬥爭。
成長中的市場,容得下大家一起耕耘。1989年亞太經合會(APEC)成立,1993年之後甚至升級成為領導人會議,背後有中國意圖參與整個經濟成長的大潮流,甚至容忍台灣、香港以個別經濟體的名義參與。1990年代是和平的時代,亞洲各國專注於經濟發展,而中國的態度、動作更是關鍵。
2021/7/2
印太競逐:我們都被迫參與賽局
由於網路的關係,全球的軍隊、大學、智庫、媒體都被迫參與競逐,假歷史、假新聞都成為競爭的要素,我們不太能超然地自立於體系之外。一旦極權主義獲勝,將會出現集體投降的骨牌效應;橫向擴張(Horizontal Escalation)將會把更多的利害關係者拖下水;小國可能被迫動員,或被驅策為區域戰爭的代理人。
2010年中國開始宣稱南海是中國的核心利益,等同於台灣、西藏。至於釣魚台主權問題,2010年底,中國在日本西部海域進行一連串的演習、試射,日本指控中國控制稀土,意圖影響日本電子工業的發展,而美國也發出警訊:釣魚台屬於美日安保條約的一環。
202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