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版   English   星期六 ,2月 22日, 2020 (台北)
登入  申請試用  MY DIGITIMES153
 
ADI
dailyorder

武漢疫情揭意外事實 中國不能讓記憶體產線中斷

  • 蕭菁菁綜合外電

武漢爆發肝炎疫情,位於當地的記憶體產線仍繼續生產。長江存儲

武漢肺炎幾乎波及中國大陸每一種產業,多數行業都處於停擺狀態,半導體是例外能持續運作的產業之一,縱使在疫情最嚴重的武漢亦是如此,凸顯中國對半導體需求若渴,即便是停工幾天也無法忍受。

中國對記憶體晶片需求量相當龐大,雖然長久以來抱怨美國、南韓和日本組成記憶體陣線,聯手操控記憶體價格,卻仍不得不向美光(Micron)、SK海力士(SK Hynix)、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和東芝(Toshiba)購買記憶體。

中國也有記憶體製造廠,例如合肥長鑫、長江存儲和武漢新芯,但產量無法滿足國內市場所需。也因此,雖然疫情持續拉警報,為了不使供給斷炊,記憶體生產線並未因此停工,長江存儲和武漢新芯也證實工廠持續運作中。

然而,兩家記憶體廠卻有著不能停工的理由,因為關掉一座廠房即使是暫時性的,代價也將會相當昂貴。記憶體製造廠通常一年365天不停地運作,有時會因維修暫停幾天,但幾乎從未完全停擺。例如所謂的「熱關機」(warm shutdown),機器仍會繼續空轉,藉此維持設備的穩定性,以便讓生產可以立刻啟動,這意味著工作人員仍必須在現場。

另一種維修為「冷關機」(cold shutdown),所有設備都停止轉動,工作人員無須留在現場,但關閉其中一部分流程可能造成產品損壞。在冷關機維修之後每台設備需進行多次的空轉,直到運作恢復正常為止。由於機器從冷關機到恢復運作費時超過1個月,製造廠通常會竭盡所能地避免。

據Tech Node報導,雖長江存儲宣稱目前生產不受影響,長期的目標恐因疫情影響更難達成。中國記憶體製造廠過去不斷以高薪吸引台灣、日本和南韓專業人才,然而,台日韓員工已經撤離,再優渥的薪資可能也無法說服人才返回。缺乏專業人才協助,長江存儲要從64層NAND提升到96層或以上過程將會備感艱辛。

中國政府顯然面臨兩難,選擇冷關機勢將讓追求記憶體自給自足的雄心受挫。然而,維持工廠運作無疑是冒著群聚感染的風險,即使生產線只有一人受到感染,結果可能會(比冷關機)更糟,因為這意味著停機時間會更長。

武漢的記憶體製造廠評估之後可能認為,冷關機的代價可能比任何作業人員被感染還大,因此選擇讓生產現繼續運作。由於疫情恢復正常可能需要數個月,工廠繼續運作或許是相對值得冒險一試的賭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