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窗、同學

我們這一班是「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時代產物,「同窗」只是一種偶然,「同學」則是現在進行式。我們這幾位合寫專欄是希望匯聚多年多地的科技從業與跨界經驗,和讀者們一起來觀測世界、探索出路。

Alpha-Bet超賭時代:谷歌蛙躍的系統化創新

我們同學幾次閉門深談,都非常憂心台灣科技公司即使滿手現金仍然「謹小慎微」的通病。谷歌一年半前蛻變成Alphabet控股集團的「賭大慎為」是一面很好的鏡子:在得軟體者得天下的今天,世界級科技公司已取代傳統創投基金,成為超賭(alpha-bet)的主力,alpha在金融領域代表投資報酬凌越市場。如同alpha-male(雄性大咖)霸佔一群動物裡的女性,這種以撈過界為常態的高新集團將擠壓傳統產業與慣行科技企業的獲利與生存。破壞式創新總是造福多數人,我們若是對谷歌的蛻變莫明其妙,難保不成為被淘汰的少數。

覃培雄 2017/3/31

Not PDCA, But PDCA

看到我的同學王文漢最近在電子時報「同窗、同學」專欄寫的”創新:大膽選題是成功的一半”,提到耐心走完「選題三步曲」來引導團隊,回想起多年前,我結束美國的研發工作,回到亞洲因緣際會地轉入半導體工廠,開始大量地使用PDCA(註1) ─ Plan (計劃)、Do (執行)、Check (查核)、Act (行動)。之後回到台灣轉回原本的研發工作,PDCA仍然是所有台灣研發人員慣用的詞彙,只是這個原本立意良善的管理工具,加上了台灣人「勤能補拙」的美德,竟然造成了使用PDCA的普遍偏差和亂象。

楊光磊 2017/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