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Microchip
電子時報行動版服務

中國大陸國產太陽能設備奪大權 台系廠以靜制動待撥雲見日

  • 黃女瑛台北

中國大陸國產設備鞏固中國大陸製造地位,使其他供應鏈業者對切入新技術更小心翼翼。黃女瑛攝
中國大陸國產設備鞏固中國大陸製造地位,使其他供應鏈業者對切入新技術更小心翼翼。黃女瑛攝

中國大陸國產太陽能設備走入PERC電池時代,幾乎掌控了全球製造業的生殺大權,迫使台系廠不斷撤退,至今仍留守在台灣境內需求。台系廠面對次世代的新技術,同樣以靜制動,以研發、小規模量產為主,待供應鏈有更明朗的發展,再決定下一步。

中國大陸國產太陽能設備自2016、2017年開始快速崛起,連同當下主流的PERC電池時代也快速滲透後,鞏固了全球第一大太陽能供應鏈的地位,其成本優勢不再是過往刻板印象中的人力成本低,而是用自動化程度高、自動化設備便宜等方式來達到。

尤其是關鍵設備領域,打破過往歐、美設備廠主導的局勢,中國大陸國產設備性價比更佳,使得歐、美設備商在市佔率上節節敗退;對於諸多新製程及新設備導入,歐、美設備廠只能取得客戶初期導入新技術用所需的小量設備需求。陸廠等待的是本土設備成熟,再一次大量引入,以快速達到規模經濟。這個動作也將吸引其他新進者再進駐,尤其以有管道取得中國大陸地方政府資金者為最。

上述狀況在PERC電池時期發揮得最淋漓盡致,使得台系廠的製造優勢明顯敗退。陸廠多數大量引進中國大陸國產新設備來擴產,其設備效能佳、成本低,比已經累計折舊近尾聲或折舊攤提完成的台系產線創造更佳的性價比,而台系廠則因長期獲利結構不佳、資金捉襟見肘,已無力再引進新設備下,使兩岸成本結構不斷拉開距離。

2018年起台系太陽能製造幾乎是全面退守到以台灣內需為主,回顧過往,台系廠產能規模不但停滯多年,2018年還得進行大動作的打銷,因為即使累計折舊攤提未到期的部分設備,依其功能及競爭力來看亦已無價值。未打銷、持續閒置的產能,或許是設備本身身負被抵押之責,一旦打銷可能面臨銀行強力索債、引爆資金斷鏈的危機。無論如何,整個過程中,已有不少台系廠選擇不再戀棧太陽能,寧願積極轉換跑道。

在主流PERC電池製程已臨困頓期的台系廠,在N型新世代的引入進度上基於前車之鑑,採以靜制動為優先,目前異質結(HJT)電池以聯合再生為主已投入多年,穿隧氧化層鈍化接觸電池(TopCon)則以中美晶、茂迪為代表,各自均不斷的試水溫,除了看客戶端對N型產品的長期採購意願,還有大陸供應鏈在該領域的動態,尤其中國大陸國產化設備的發展動態。

有企圖心往N型世代發展的業者幾乎是全場緊盯,沒人敢冒然大舉擴產,就是怕一旦中國大陸國產設備量產化後,性價比佳的設備快速顛覆產業現況。

當下,包括歐、美、日太陽能業者及設備商也明顯感受到製造逐步被邊緣化後,生存空間明顯受威脅,多年來希望與台系廠合縱聯橫的方式殺出突圍,只是當彼此對未來盈利空間均無把握時,合作空間、力道也都受到了限制。

雖然整個製造環節目前中國大陸擁有絕的優勢,不過終端的應用,尤其是各類能源的結合或創新領域的應用,甚至挾帶商業模式創新等都在萌芽階段,全球再生能源產業仍有很長的路要走,製造不見得是唯一制勝關鍵。